2015年8月19日星期三

《中国报》霆院声声:別以敦馬的年代作比較

時代進步,科技發達,政局變化,都意味著人與物隨著時間的改變,產生了不同效果的催化劑。
 1999年大選,安華鋃鐺入獄后,烈火莫熄運動掀起政治風暴,時任首相敦馬安然度過難關;2004年大選,順著新首相效應,敦阿都拉創下國陣歷來佳績,取下超過百分之九十的國會議席。
 然而,希望越大,失望更大,人民對敦阿都拉執政無力不滿,再加上網絡新聞和部落格潮流,敦阿都拉領導的國陣痛失引以為傲的國會三分之二多數議席及5州政權。
 敦阿都拉的黯然下台,沒有為國陣帶來改變,納吉率軍面對第13屆大選,巫統單方面的國會議員人數增加,併收回霹靂州和吉打州政權,但國陣成員黨戰績卻一團糟。
 如今第14屆大選還剩下大約3年,馬幣貶值和股價暴跌,經濟看淡,被一馬發展公司醜聞和26億令吉政治獻金醜聞纏身的納吉是否能帶領國陣殺出重圍呢?抑或是如巫統署理主席慕尤丁所言,國陣巫統將輸掉下一屆大選?
 納吉多次重提當政22年的敦馬如何“壞事做盡”,手法如何地不堪,似乎要人民比較敦馬與自己的手段,以期可以為自己目前所做的一切尋找合理開脫的理由。
手法變得更極端
 然而,納吉忽略了一些事實,即敦馬是一名退休的政治人物,敦馬時代沒有蓬勃發展的網絡,敦馬時代的大部分民心依然與國陣同在,甚至敦馬時代沒有強大的反對黨。
 儘管納吉認為自己目前的執政手法沒有比敦馬強烈,但在網絡造謠、反對黨扭曲煽動和民心不傾向國陣的因素下,他的手法已變得比敦馬更為極端和強硬。
 顯然地,納吉深知網絡自由成為他繼續當政的最大阻礙,他開始著手管制網絡和新媒體,但此類手法,也許只能緩和當前的危機,長遠來說,國陣將陷入困境,畢竟民心已不再傾向于國陣。
 此外,在老一輩的大馬人心中,敦馬是一名有功有過,兼具爭議性與魅力的國家領導人。同時,人們總會對一些已經退休或逝世的領袖,帶有一絲的憐憫之情和尊重。
 因此,納吉對敦馬的攻擊,只會徒增人民對納吉的失望。
 納吉目前所剩下的,僅僅就是巫統和國陣成員黨的支持,而原本屬于國陣的人民支持力量,似乎已大幅度地轉向反對黨或成為觀望中的中間選民。
 對國陣來說,唯一值得慶幸的是,大選不是近期的事情,國陣還有時間作出選擇,包括領軍人物和解決當前困境的選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