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14日星期五

刘蝶广场2 VS 华淡小

纳吉于上个月末进行内阁改组,期待以这一个团队面对第14届大选,但是这一切似乎事与愿违。在来届大选,国阵未必可以全身而退,只因内阁出现一些不同调的部长。

好了,当纳吉说好其内阁需要同调同味的阁员时,他似乎忘了同调同味的阁员,不仅是与首相和政府同一立场,而且还需要了解人民的心声,断不能说出一些取悦某族群的部分人,但却伤害大部分马来西亚人的言论。

是的,只是某族群的一部分,这一个民族的另一部分已真正了解何谓“一个马来西亚”,而不会认为这个国家的成功仅只是归功于高喊宗教口号或“马来人万岁”的民族,他们知道这个国家缴税最多的族群是哪些,甚至知道这个国家的一切是三大民族共同创造的,我们没有能力因为单一族群,而创造这个国家的成功。

然而,我们那些所谓继续获得受委内阁成员的部长,却发表一些令人难以接受的言论,甚至是以“愚昧”形容,也不为过。我们的新科副首相阿末扎希发表多源流学校阻碍国民团结。

兴许他们认为华小和淡小只是公开给非马来人就读,但事实上,华小或淡小从来就没有拒绝马来人就读,他们甚至愿意将自己的语言和文化与他族分享,以达到真正的 “一个马来西亚。”

至于那位发表“华人是奸商论”的乡村发展部部长依斯埋沙比利却建议设立一所纯属马来人的刘蝶广场2,以公开给马来人做生意和消费。这一名部长的说法,让我想起了以前有一名伊斯兰党女国会议员在国会提出的建议,即仅仅建设一座纯属于女性的体育馆。

好了,当我们鞭挞这名女国会议员的建议是歧视女性时,她却辩解说这是保护女性。那么如今部长建议设立刘蝶广场2 时,是否也是一种种族歧视呢?抑或是他会说这是保护马来人呢?

那再把这个说法套在华小上,那么华社建立华小或印裔社会设立淡小,是否也可说成保护自个儿的孩子呢?此外,若说部长认为建立属于马来人的刘蝶广场2是没有问题的话,那么部长和其上司副首相也别再发表所谓华小或淡小阻碍国民团结的言论,毕竟依斯迈沙比利部长的刘蝶广场2不也是在阻碍国民团结吗?

再说一遍,华小或淡小从来没有拒绝其他友族同胞的孩子进入就读,而根据部长的建议,刘蝶广场2却明显地仅限于马来人,而这不就是重启英殖民时代的种族隔离政策吗?


看来巫统部分领袖的思维依然停留在那英殖民时代,甚至让马来西亚社会开倒车。当然,巫统内部还是有一些读懂人民心思的部长,如纳兹里、凯里等等,但是还是为数不多,甚至可说是异类,至少对非马来人社会来说,确实如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