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9日星期一

砂州选后的国阵与希盟

砂州州选经历了13天的竞选期之后,终于分出胜负。没有意外地,国阵在阿德南带领之下,将"阿德南效应"发挥得淋漓尽致;唯一意外地是,阿德南效应获得华裔选民的强烈回应。

一场砂州选举给马来西亚政坛带来全新的政治讯息,让朝野开始拿起算盘,计算数据,找出谋略,应对政敌。对于国阵来说,砂州国阵在州选大胜,已经证明阿德南模式可以获得华裔选民的青睐。然而,将阿德南模式搬到马来半岛,是否真的可以发挥效应呢?

砂州是我国13个州里,唯一远离种族和宗教梦魇困扰的州属。然而,在马来半岛,各族之间的民族性和宗教观念过于强烈,导致这些民族性和宗教观念变成政治比拼。

 再来,华裔选民只是把矛头对准一位在位太久的领袖,而且还是一个家财万贯的一方土豪,而不是完全对土保党反感。但是,在马来半岛的情况却不一样,华裔选民不仅是对某政党领袖反感,相反地,他们的憎恨是从政党开始,而非个人。即使再好的领袖,最后打着令人反感的政党旗帜出战都好,都无法全身而退。

至于在野党方面,希盟认为公正党与行动党的矛盾是砂州希盟惨败的主要因素,但这只是可能导致中间选民放弃投票的原因而已。

希盟真正的问题是出自于成员党一直都想称霸联盟,而非相互辅助。若希盟成员党愿意牺牲小我,那么议席重叠事件并不会发生。

看看大家力争上阵的6个州议席,公正党和行动党各赢对方3席位,平分秋色。但是,若仔细看看这6个选区的得票,两党在其中两个州议席的得票,竟然还输给独立人士;即使两党得票合共,都无法超越独立人士,更甭谈要赢国阵的候选人。此外,两党在其中的一个席位的合共得票,竟然不超过1千票。

试想想,两党在这两个选区都没有很高的支持率,竟然还争得你死我活,看似只有自己会胜选般。这6个重叠的议席当中,两党的合共得票竟然没有在一个选区可以超越国阵。

换句话说,即使只派一名希望联盟的候选人,都没有必胜的把握,还真不知道公正党与行动党老大们看了这样的成绩,是否有后悔争得如此狼狈,甚至断送了城市选区的议席。

希望联盟在砂州的问题不会就此打住,相反地,也可能会出现在马来半岛。届时,不仅仅是希望联盟三党要协调,还包括有雄厚基层实力的伊斯兰党。

过了南中国海,回到了马来半岛,伊斯兰党已不是砂州的伊斯兰党,该党有搅局,甚至是让行动党和公正党失去部分保守马来选票的能力。

总括而言,一场砂州补选除了让西马国阵看到希望,也让华基政党找到信心,更让巫统知道华裔选民回流国阵不是一个天方夜谭;但对于希盟来说,他们需要重新找到取得共识的方程式。希盟的政治势力是否坚固,全靠他们是否能放下利益,取得共识。
-En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