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19日星期三

柔佛州能变天吗?

柔佛州巴莪区属下的一名巫统州议员沙鲁丁跳槽到土著团结党,造成柔佛州州议会首次失去三分之二的多数议席,也让土著团结党老大敦马哈迪大胆预测,只要少许改变,无需等到来届大选,国阵将在霹雳州和森美兰州失去政权。

柔佛州行动党主席刘镇东则认为柔佛州反对党还需要10个议席,就能让柔佛州变天。倘若把政治停留在数学题上,刘镇东的确可以这么诠释;但是,政治若放在每一个数字背后可能出现的政治谈判和合作,那么10个议席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依据2013年大选的成绩显示,柔佛州拥有56个州议席,而国阵则胜了其中的38席,行动党获得13席,伊斯兰党则是4席,而公正党仅仅获得一个席位。

该名州议员沙鲁丁跳槽土著团结党之后,国阵还是保持37个议席,而反对党则增加一席,即19个议席。刘镇东说得没错,只要有10个国阵议员跳槽,柔佛州政权就易手,但他除了必须寄望巫统议员集体跳槽之外,刘氏也必须期望伊党的4名州议员与行动党同在。

行动党与伊党闹不合,是在野党当前无法解决的难题。当然,对于在野党联盟来说,无论是敦马或安华,都不敢小觑伊党的实力,毕竟在今年的双补选中,伊党证明了若马来选票不是巫统囊中物,就是伊党的盆中餐。

然而,马来选区的大蛋糕要如何分配,才能让土著团结党、国家诚信党、公正党和伊党满意,是来届大选最难解决的数学题。国家诚信党和土著团结党希望争得一口气,但伊党能吞下国家诚信党崛起的这口气吗?

在选区划分之后,种族化的选区让公正党可以竞选的混合区越来越少,在面对僧多粥少的窘境下,公正党还可能让出席位给其所谓的友党吗?

刘镇东的10席若是发生在今届州议会内的话,正如刚才所说的,除非巫统议员集体跳槽和伊党不变节;但若是发生在来届大选的话,那么刘镇东就必须先解决伊党的问题,抑或是说如何摆平柔佛州的马来选票,毕竟柔佛州是巫统的发源地,土著团结党和国家诚信党对柔州子民来说,还是一个陌生的政党。

此外,柔佛州变天与否,皇室发挥绝对性的作用。柔佛州苏丹深受柔州子民的爱戴,其言论的分量和立场尤其重要,也决定了柔佛州政治局势的发展。

柔佛州变天不易,在野党的默契和柔州苏丹的角色决定了柔州政局,而巫统和马华在柔佛州的根基,相对地比其他州属来得稳固,面对不协调的反对党联盟,占尽优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