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27日星期四

他们口中不一样的敦马

政坛有句话说得挺到位的,反对党是漂白剂,加入任何一个在野政党或站在与国阵不同的阵线,就可以漂白过去自己的所作所为,让自己顿时变成人民的正义英雄。

若你不喜欢使用漂白剂的形容词,那你可以使用刘德华的名曲-《忘情水》。一旦某某领袖从国阵蝉过别枝之后,他似乎可以利用反对党的平台,给选民一杯忘情水,忘却过去自己的言论,忘掉自己曾经为这个国家所立下的坏规矩。

 政治是讲究利益输送,不是把原则挂在嘴边的地方。槟州首长兼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近日针对他与前首相敦马哈迪的合作,发表了其立场。他说因为敦马告诉他,敦马担任22年的首相,自己的银行户口从未有42亿令吉,所以林首长基于这一句话,选择与敦马合作。

政治合作就是为了利益,但林首长需要为自己找个合理的理由,以“正义化 ”行动党与敦马的合作。因此,敦马银行户口没有42亿令吉就是最好的下台阶。

敦马的银行户口也许没有42亿令吉,但敦马在位22年,对国家所定下的政策,在很多时候,都是行动党或反对党口中的烂政策,如今却可以只字不提。

有人说马来西亚出现趋向宗教极端主义和种族分化等现象,始作俑者是前首相敦马。在任期间,敦马政府落实多项以马来土著为主轴的政策,当中包括延长新经济政策的20年目标,借新经济政策之名,落实“只允许土著经营  ”,“只开放给土著公司”,以及“只允许土著公司承包”等等,甚至增加了“土著必须占30%股份”这一个条规。

若说今日华社的不满,都是因为敦马的政治遗产也不为过。卸任后的敦马还曾与土权组织站在一起,成为了那个令华社憎恨的土权极端组织,他也时常发表令华人受辱的言论。

然而,如今在野政党似乎为了敦马在马来人社会的影响力,进而合理化敦马曾经对华社的百般凌辱。林吉祥的一句“过去的就让它过去”,这句话说得倒轻松的,但却是马来西亚华人在这片国土上用着数十年,甚至是世世代代的代价去换取的。

无可否认地,敦马的确在经济发展和国家繁荣作出贡献,但对于种族政策这一环,敦马却是带给非马来人极大的伤害,而且也对国家种族和谐产生长期性的破坏。

除了敦马,在野联盟更接受了一位曾经与纳吉的“一个马来西亚”概念唱反调的巫统领袖,前副首相慕尤丁自认是“马来人为先,马来西亚人为次”。但是,转换了跑道的慕尤丁却成了人民的正义领袖。


是的,政治本来就是讲究生存利益,但把正义和原则放两边的做法,未免做得有些粗俗。敦马和慕尤丁的影响力与贡献是无需置疑的,但套在行动党、伊党或反对党的嘴里,过去的“烂领袖”却成了口中的英雄,这种转变让人有些难以适应。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