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23日星期日

伊党是最强的第三股势力?


伊斯兰党(后称伊党)是马来西亚老牌政党,此党的影响力不容小觑,他可是与马来西亚最大执政党巫统抗衡了超过60载的政党,而且也是一个相对比其他在野政党更有执政经验的政党。

也许看官们可能会拿槟城州和雪州与吉兰丹州,或是曾经执政的登嘉楼州政绩作比较,但这是不正确的,毕竟拿橙与苹果比较,怎么比都是缺乏公平性的。

槟城与吉兰丹坐落于不同的海岸线,所获得的资源庇佑也有所不同。同样地,我们也不能拿国阵执政的登嘉楼州与霹雳州作比较,因为两者之间在人文历史和人民生活上,处在不同的起跑点。

对于伊党相对较有执政经验的说法,源自于这一个政党能在自己执政的州属屡战屡胜,一共不间断地执政吉兰丹州近27年之久。当然,该党也曾在登嘉楼州和吉打州失去政权。

马来西亚以马来同胞占大多数,也以穆斯林为主要宗教群体。在这两大因素下,伊党自然而然地成为了马来西亚继巫统之后,最有政治市场的政党。

过去半个世纪以来,伊党与巫统一直在竞争,争取马来社会的票源。同时,两党也在伊斯兰课题上竞争,看看谁更能捍卫伊斯兰教和马来人的权益。

为了选票,巫统完全可说是被伊党牵着鼻子走,巫统为了争取乡村保守马来选票,比创党时期的巫统,更趋向伊斯兰保守主义,进而导致这个国度充斥着保守和极端的伊斯兰风气。

伊党不仅仅影响了巫统,也成了在野党相互拉拢的政党。在野党如公正党、从伊党分裂出来的国家诚信党和甫成立的土著团结党,皆认为来届大选必须获得伊党的配合和合作,以一对一模式对抗国阵,否则的话,三角战导致入主布城的努力功亏一篑。

伊党非常清楚该党有多少的影响力,也知道自己能让处在风雨飘摇的巫统释出多少的善意,更明白在野党多么地需要自己。

坊间传闻,巫统可能与伊党进行非正式合作,两党目前赢着的现有议席,交回给现有胜选的政党上阵,而另一方不派候选人,但却全力协助对方的候选人胜选。至于在两党胜选以外的选区,则协调分配,也是两党的其中一个政党上阵,另一方则支持。

然而,这种政治猜测始终是传闻,要求伊党会放下超过65年的原则,与自己多年宿敌巫统达成默契,相互礼让,看似哈迪阿旺愿意,整个伊党上下也未必让路。

至于在野党联盟方面,行动党完全不愿意与哈迪阿旺领导的伊党合作。国家诚信党虽然是从伊党分裂出来,但该党在两场补选之后,发现自己是的怪胎(马来人占多数的政党,但得不到马来选票)之后,姿态放软,愿意与伊党坐下来协商。公正党和土著团结党则极力与伊党磋商,希望最终达致反对党大联盟的愿景。

无数次听到公正党和土著团结党极力与伊党讨论,但始终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伊党开出反对党大联盟的条件,即国家诚信党消失在马来西亚政坛,否则一切面谈。对于行动党,伊党多名高层领袖放话,永远都不会与行动党合作。但是,政治不会有永远,只会谈当前的利益,相信行动党高层领袖也认同这一点。否则的话,1999年大选分道扬镳后,行动党怎么会再次与伊党于2006年再组成联盟呢?

伊党创党超过65年,立足于马来西亚政坛,靠的就是与巫统拥护不同的政治理念,当然也少不了打着伊斯兰教旗号。同样的,也因为伊斯兰教旗号,导致反对党大分裂。然而,我们可以确定地一点是,任何人想要与伊党合作,首先必须接受伊党所坚持的伊斯兰治国理念。

来届大选,伊党宁可放弃入主布城,也不会牺牲捍卫伊斯兰治国理念。入主布城之后,若无法推行伊斯兰教义治国理念,对伊党来说,简直是等于零,徒劳无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