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4日星期四

林吉祥转战吉打州?

第十四届全国大选近在眉梢,各路人马开始排兵列阵,准备在战场上,一较高下。排兵列阵除了必须考虑胜算之外,各政党如何让重量级领袖带领全党气势,杀出重围,也是政党的其中考量。

1982年大选,行动党林吉祥挑战时任马华总会长李三春到华人居多的选区上阵,以便展开王对王的对战。当年,李三春选择芙蓉上阵,但行动党派出行动党时任全国主席曾敏兴出战。芙蓉一战,李三春以微差票数胜出,但更重要的是,李三春的勇气鼓舞了全党上下,为马华在大选中,击破多个行动党的传统堡垒区。

2013年大选,行动党将柔佛州列为前线州,林吉祥带领刘镇东和张念群两名大将,直捣马华的国会选区。显然地,此策略大奏凯歌,林吉祥与其他二人攻下马华原本胜选的选区,即振林山、古来和居銮。

行动党元老林吉祥曾在马六甲、雪州、槟城、霹雳和柔佛州上阵,而这名政坛老将在来届大选的去向,一直都是媒体和选民们关心的问题。

今年3月中,林吉祥拉大队到吉打州亚罗士打拜访,坊间传闻林吉祥将到吉打州竞选,而当地选民更开口欢迎林吉祥到亚罗士打上阵。

林吉祥可能到吉打州竞选吗?吉打州是一个曾经由伊斯兰党执政的州属,换句话说,这是一个以马来穆斯林占多数的州属,而且马来保守主义相对地比柔佛州还高。

环观吉打州各国会选区的选民种族分布,由非巫统竞选的国会议席只有两个,即亚罗士打和巴东四海,皆由马华出战,而恰恰这两个国会选区的华裔选民都不过半,亚罗士打占34%,而巴东四海则占24%

为什么林吉祥一定非选马华的选区不可?根据林吉祥过往竞选国会议席的选择,都离不开马华或民政党上阵的国会议席。

2013年大选的情况有些特殊,林吉祥是选择马华传统议席且胜选的振林山上阵,怎么知道跑出了准备退休的柔佛州前州务大臣阿都甘尼拦路,而这恰恰是国阵的竞选策略,以国阵大将锁住林吉祥的跑动。

对于林吉祥来说,他的从政生涯中,从未选择一个华裔选民不过半的选区,而振林山是他最危险的一次选择,华裔人口刚好过半(52%),而印度选民则达到12%,非穆斯林选民总数是64%,而马来选民则占34%,其他则占2%

除了林吉祥的从政记录作分析之外,当前的在野党局势也可能是林吉祥北上吉打州的考量之一,因为伊党和巫统视行动党为敌,认为该党反马来人和反伊斯兰。因此,行动党在马来选民占大多数的选区并不讨好,情况堪比过去三届大选更糟糕。

再者,哈迪阿旺雄心勃勃地抛出伊党欲执政5个州属的壮志,而吉打州就是其中的一个州属,再加上哈迪阿旺发出豪言,欲阻止行动党入主布城,面对内外夹攻的行动党,在吉打州的形势能保住当前的州议席,已实属万幸。

看官们也许会认为敦马的老巢在吉打,他可带动吉打州马来选民给予行动党支持。然而,这种说法至今没有获得证明,林吉祥是否真的敢冒险去当试金石?有多少名伊党支持者会因为敦马,而违背伊党的理念,把手中的选票投给行动党?原属巫统的支持者可能会支持敦马,但可能支持行动党吗?

除了马来选民的不确定因素之外,如何保住2013年大选时的华裔选票,也必须加以考虑。敦马效应发酵后所获得的马来选票是否能弥补行动党可能流失的华裔选票?

对于一名政坛老将来说,他不会打没有把握的战,吉打州并非行动党的主战场,所竞选的议席不多,林老不太可能费力冒这个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