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5日星期五

509后的敦马算盘



希盟执政中央政府之后,老百姓开始检视希盟新政府的施政,也开始对目前所提出的政策有微言,但老百姓始终是宽容的,毕竟目前台上的政府高官都是自己所选择和支持的政治领袖。

即使现在有所不满,抑或是认为改朝换代没带来任何改变都好,老百姓既然通过选票,给予现任政府委托,那么这个有效期依然是5年,而老百姓也必须接受和给予5年时间的机会,以让新政府有所表现。

老百姓需要等待5年,但有一件事情是不需要等待5年的,那就是更换首相人选。更换首选人选对一个国家来说,其重要性绝对可以媲美更换一个政府,毕竟首相作为一个政府的最高领导,他所展现的领导才能和远见,将决定一个政府和国家命运。

话说我们的候任首相安华目前正在波德申国会选区补选中,卖力拉票,期望一举攻下波德申,重返国会,为登上首相宝座铺路。

509大选之后,首相敦马的个人威望和魅力达到顶点,其光芒盖过希盟的任何一名领袖,包括安华。人民开始遗忘安华,行动党也开始向敦马靠近。当曾担任财长的安华劝告林冠英多做事、少说话时,林财长即刻给予回应,指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以首相马首是瞻,是敦马要求他干的,分明告诉安华说,林财长只听首相的,似乎对候任首相不留情面。

记得当时敦马穿的拖鞋、去商场逛逛的新闻不绝于耳,争相拍照的人民好像疯了似的,似乎把他当神来拜,风头一时无两;至于安华,当时对他的形象塑造仅仅是敦马寻求最高元首赦免,而重获自由的政治人物,509大选成功推翻国阵的功劳,安华看似沾不上边,挣不到半点功劳。

如今,距离509大选已超过150天,安华重新回到人民的眼球中,他被看似这个新政府未来的希望,而产生这种印象的因素,是因为敦马的言论和政府对涉及种族的政策采取拖字诀,如华人很有钱、第三国产车、独中统考文凭等等。

敦马在两家外国媒体的访谈中,都提及马来西亚华人很有钱,扶持马来人的政策必须持续进行,而这些言论听在非马来人的耳里,绝对不是好滋味,毕竟并非所有非马来人都有钱。然而,敦马发表如斯的言论,目标锁定马来社群,作为土团党的掌舵人,他明确告诉马来社群,土团党有能力取代巫统,成为马来社群在新政府内的守护神,而这些言论旨在摧毁巫统,但执行上,对非马来人来说,那是换汤不换药的,今日的土团党是昨日的巫统。

敦马的言论,让人民开始把目光转向安华,他们开始寄望安华可以真正地落实“我们是一家人”的信念,虽然那仅仅是当年担任副首相的安华为了讨好华社而挥毫写下的大字。敦马无需到波德申助选,他在国际上的种族言论,其实已经帮了安华很大的忙,尤其是波德申非马来人,他们肯定会确保安华顺利重返国会,以加速他取代敦马的步伐。

安华始终希望有一天,可以取代敦马成为首相,而敦马肯定也认为自己终有一天要退位,毕竟已是93岁高龄。

一个愿意退下,一个愿意取而代之,本应该顺理成章,但为何无法履行选前的承诺,即敦马的首相任期仅是两年,而安华随后接棒呢?敦马说可能提早退位,也可能挪后退位,时间说是由人民决定,但马来西亚从来都不是全民直选首相的,由人民决定的说法太过于抽象。

无法确定退位时间的因素很多,其中包括敦马心里所坚持的施政想法,尤其是那些所谓被敦阿都拉和纳吉所破坏的政策,他老人家希望可以重新落实,而这些政策需要多久的时间执行,也决定了敦马的退位时间。

此外,留下一个实力壮大的土团党于其公子慕克里兹,也是其心愿,敦马原希望在巫统为其公子找到接班的位子,无奈凯里卡位成功,纳吉又不帮手,敦马只好炮打司令台,另起炉灶,成立新党,搞垮巫统,吸纳巫统旧人,取代巫统在马来人社会的地位,为土团党日后打下根基。

总括而言,敦马何时退位,取决于他在政府内的角色和施政是否已经得到满足,他受了敦阿都拉和纳吉的教训,他绝对不敢再相信接班人可以代他完成未完的工作;至于土团党,巫统半生不死和公正党内部的矛盾是目前可看到的局势发展,而这一切将决定敦马的退位时间表。

-En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