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3日星期六

噤若寒蝉的行动党



且让我们重温民主行动党在509大选的辉煌战绩,行动党赢得史上最了不起的成绩,即坐拥42个国会议席和101个州议席。中央内阁和各州行政议会组成之后,行动党获分配6名中央部长,7名中央副部长,1名首席部长,1名副首席部长,29名州行政议员;沙巴方面,行动党也获分配2名州部长和2名州助理部长。

纵观行动党所斩获的议席和官职分配,再与其政治宿敌马华,甚至是加上民政党、砂拉越人联党和印度国大党都罢,其政治势力简直是比这四党更强大。

行动党是多元种族政党,但该党向来仅能获得非马来人的选票,尤其是华裔选票。行动党在马来西亚政坛历史上,即便是国阵和马华强盛时期,不惨遭灭党,多半原因是华裔的支持和媒体的同情。因此,若说行动党的基本盘来自华裔选民,也不为过。

行动党的多元种族政党性质,只能成为一个招牌,却不能成为一个卖点。此话怎说呢?行动党可以招收多元种族的党员,但该党的立足点是华裔占多数的选区,抑或是非马来人占多数的选区。

这么多年以来,行动党也想取代马华,不然张念群不会说剿灭马华是历史使命。百分之九十五的华裔选民欲用行动党取代马华,我们都把希望放在行动党的身上。无论行动党诸公欢喜与否,即使当官者不承认自己是华人都好,该党诸公都必须背上代表华社的责任,只因诸公们靠华人的全力支持,才拥有今天的政治辉煌。

希盟执政 经济低迷

509大选至今已4个月,希望联盟领导的新政府注重于体制改革多于经济,导致这4个月以来的经济状况惨不忍睹。马币从国阵执政时期的1美元兑3令吉90仙,贬值至今日的1美元兑4令吉15仙,足足贬值25仙。吉隆坡股票交易所综合指数从国阵时期的近1900点,跌破至希盟执政的曾经1700点,惨跌近200点。

我国与中国的外交关系在新政府中止多项中资工程项目,反贪委员会官员上门调查中企,最近又将在马泰边境被逮捕的中国国籍的维吾尔族人送往土耳其,进而导致马中关系已大不如前,甚至有恶化的情况。

棕油滞销 陆客却步

纳吉执政时期,中国大使白天说马来西亚有多少棕油,中国就要多少;敦马上位后,中国转向印尼购买棕油,导致我国棕油产量严重滞销,各州棕油提炼厂库存量“满到泄”,暂停收果。再说中国十一黄金周,大部分出国的中国游客都不选择来马,相比与去年同时期的中国游客人次,足足跌了百分之三十五,只因中国游客选择旅游地,首要考虑是该旅游国与其祖国的关系。

敦马不仅仅欲中止中资的工程计划,相反地,对于本国的承包商,如金务达联营公司所进行着的捷运2号线也采取同样的做法,中止已进行近百分之四十的工程,让金务达联营公司的全体2万名员工陷入可能失业的窘境。

此外,敦马也说为了减轻国债,可能会征收特别税务,甚至向日本借贷,以解决国债。这些对市场负面的消息一传出,股票市场情绪受到影响,只因政策的不明朗和出尔反尔,导致外资对新政府缺乏信心,纷纷撤资离场,股市一片红。

华人向来着重于经济,面对如今经济萧条,马币疲软,股价暴跌,华人坐立难安,而首当其冲的肯定是行动党诸公,尤其是财政部长林冠英。林财长老爱提前朝问题的老毛病,让网民开始不耐烦,纷纷炮轰林财长无所作为。有网民留言说,“无能的清官比能干的贪官更可怕”,获得众多网民的按赞力挺,显见网民已忍无可忍了。

敦马不友善 火箭不出声

敦马发表“华人很有钱”的言论,再加上竞选宣言不是圣经,甚至最近的不认同废除大道收费等,已经悄悄地点燃华裔网民心中的怒火。华人也开始迁怒于行动党诸公,认为行动党掌握那么多的政治资源,却不如当年仅获得7个国会议席的马华。

当敦马发表“华人很有钱” 的言论,行动党42名国会议员默不出声;换成是纳吉发表如斯的言论时,马华和民政党老早已经跳出来反驳纳吉,而那些曾经是网络暴民的网民如今也只能噤若寒蝉,羞于指责自己曾经支持的行动党领袖。若当时的网络暴民能拿出对待国阵和马华的监督态度,面对今天的希盟和行动党的话,那么行动党还敢如此地理所当然,如此地唯唯诺诺吗?

行动党林财长该是搞好经济,做好华人的代表,而不是为敦马转移视线。敦马说不认同废除大道收费,隔天的林财长就跳出来说,前朝政府留下4.5亿令吉给希盟,企图为敦马转移视线,然而网民却不受这一套,对林财长的言论炮轰至极。

执政百日的蜜月期已过,行动党诸公将在媒体和人民的监视下施政,而选民对希盟的期待远远大于对反对党国阵和伊党的期待,而这正正就是希盟和行动党在成功赢得政权后,必须接受人民的检视,官职不该是桎梏,而该是为民做好事的资源。


-En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