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3日星期二

伤害拉曼是无情的回应


2019年财政预算案出炉后,全国独中和国民型中学首次各享有1200万令吉和1500万令吉的拨款,这是国阵执政时期所无法执行的,也让马华顿时脸上无光。

首次享有独中和国民型中学拨款后,华社看似雀跃万分;然而,另一边厢,政府针对拉曼大学学院的资助拨款从过去最少的3000万令吉锐减至550万令吉。

马华新任总会长魏家祥忿忿不平,认为担任财政部长的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对马华创办的拉曼大学学院展开政治报复,而林财长的回应似乎证实了这一点,只因林财长要马华使用自己的党产支付拉曼大学学院的行政费,甚至提到这所大专学府由一个政党创立,一个政党控制,而且还是政敌。林财长若说没有政治化教育,这番言论始终无法让人信服。

拉曼大学学院虽然是马华于70年代创办的,其根本目的是为了让那些遭到种族固打制而无法入读本地国立大学的华裔优秀生,有多一个求学的选择,而学费却是比那些知名私立大专院校要便宜得多,而拉曼大学学院成立的原意看似是为了政治,但在满足政治需要之下,也为马来西亚华裔莘莘学子提供了一个极具国际水准且高水平的教育学府。

拉曼大学学院栽培出多名在朝在野的政治领袖,其中包括农业部长沙拉胡丁阿育、原产业部长郭素沁、槟州首席部长曹观友、森州行政议员张聒翔和槟州行政议员章等等,当然包括那些曾经在拉曼大学学院求学的希盟支持者。

如今,希盟政府减少拉曼大学学院的拨款,从原本的行政拨款转至发展拨款,将导致拉曼大学学院调涨学费,以应付日益增加的行政开销。调涨学费之后,华裔学子将面对高昂的学费,而向高等教育基金局争取更多的借贷是唯一的选择。

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指拉曼大学学院有5.8亿令吉储备金,没有条件调涨学费。换句话说,国家至今年10月为止,拥有1017亿美元外汇储备金,那是否意味着政府不可调涨RON97汽油价格,不可调涨水电费,征收销售税,甚至不可调涨柴米油盐的价格呢?员工有储蓄,就没有资格要求加薪增福利呢?

从政治的角度看来,希盟此举看似打击马华,但拉曼大学学院和马华分属两个不同管理机构,互不干涉,在职人员和毕业生清楚拉曼的独立性。就好比《星报》与马华,从报章的报导方式,立场中立,读者众多。

至于拉曼大学学院,不时听到入读拉曼大学学院的学生或在职的讲师对时事课题做出评论,对马华嗤之以鼻,甚至听到拉曼毕业生认为毕业自马华创立的拉曼学府是可耻的事情。单看这些案例,今日希盟对拉曼大学学院的拨款减少,事实上是对支持他们的华裔选民展开无情的回应,而拉曼大学学院校友会还曾在509大选后,响应新政府的呼吁,捐助10万令吉给希望基金。

在政治上,行动党期待马华以党产养校,行动党有这想法并不感到意外,毕竟在国阵执政时期,华裔选票归行动党,但在朝为华社权益发声的是马华。如今,物换星移,行动党成为执政党之后,也期望马华继续栽培华裔子弟,因为马华在搞教育的能耐,始终比行动党强,然而这些潜在的选票却始终是行动党的囊中物。

行动党成功执政中央之后,难以放下政治执着,无法拨款于政敌创办的大专院校,那行动党可选择扶持南方大学学院或新纪元大学学院,让华社有多一个选择,但要协助壮大南方大学学院和新纪元大学学院至拉曼大学学院如今的规模和国际教育地位,又要花多少年的时间呢?抑或是教育部可以提高华裔学子入读本地国立大学的学额?一代人的教育看似将在政党轮替的巨轮下,被无情地给牺牲了。

拉曼大学学院是办教育,并不是搞政治;拥有50年办学经验的拉曼,若能协助马华取得更多的支持,今天不会有95%的华裔选民唾弃马华。既然政治与教育应当分开,就别因为拉曼表面的马华,牺牲拉曼内里大部分支持行动党的华裔家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