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26日星期三

仍需要反对党吗?


509大选以后,希盟成功入主布城,夺下中央政权,全民沸腾,仿佛是国阵的世界末日。各个国阵成员党不是脱离国阵,就是自乱阵脚,找不到方向,而这个趋势不利于国家民主发展,更不是向来主张两线制选民愿意看到的。

在华社,大部分的华裔选民看扁华基政党马华,认为马华已无翻身之地。这一种现象的出现,是因为大部分的华裔选民建立在两大因素上,即行动党是最佳选择,其二便是对新马来西亚充满期待。

那么马华还有生存空间吗?三项论点,逐一分析。

第一,世界上没有一个政府是不被人批评的,这也意味着没有一个政府可以获得全民的百分之百的认同和满意。马来西亚并非是一个一党独大或强人领导的独裁政权,而是根据宪法,每五年必须举行选举的国家。有人民不满意的政权,就有反对党存在的空间,给选民另一个选择。当然,有些国家的反对党是招到执政集团的打压和迫害,以阻止反对党取而代之。

第二,希盟与国阵一样,未能摆脱种族政治的枷锁,部长能力差强人意,新马来西亚梦一场空。对新马来西亚充满期待的说法相当广义,可被诠释为廉洁有效的政府,但也可被诠释为不分种族的新马来西亚。

对于一个有效政府的期待,希盟政府内阁高官却未能展现其执政能力。内阁部长除了常发表那些无关痛痒和幼稚言论之外,所落实的政策常出现U转,部长们对市场低迷,也未能提供有效的应对策略,如马币疲弱、外资撤资、股票市场惨不忍睹、棕油库存增加、出口下滑等。

内阁撤回签署《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证明希盟也未能给予新马来西亚一个全新的面貌。目前执政的希盟政府仅仅在过去大选赢得不到百分之三十的马来人支持率,而为了让希盟可以在下一届大选稳住政权,希盟一直努力落实对马来土著有利的政策,甚至发表对非马来人不公平的言论,以期讨好马来人。

行动党等人知道非马来人的支持率已经到了瓶颈,专攻马来选票才是上策,就如国防部副部长刘镇东所说的,照顾好中下阶层的马来人就能稳住政权。因此,行动党领袖清楚知道马来选票是王道,也只能默默地接受土著团结党的壮大,甚至接受土著团结党招降巫统国会议员的做法。

第三,行动党的表现并未如预期般的优秀,除了对土著团结党的作为默不出声之外,对华人权益和教育课题,也未能做到他们早前所承诺的事情,甚至出现过去批评马华,如今自己却办不到的窘境,如统考文凭和拉曼大学学院拨款。

对于撤回签署《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琳吉祥所给予的理由,却是行动党领袖以前所不屑的513种族冲突事件。巫统领袖以前常爱以513种族冲突事件作为要求全民团结或牺牲少数民族利益的理由,而行动党领袖则抨击这是白色恐怖,恐吓非马来人。如今,林吉祥却说撤回签署该公约,是为了避免重演513事件,难道这不是白色恐怖,不是威胁非马来人吗?

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在509大选前,说若希盟执政中央,将会帮马华走完统考的一厘路,甚至在出任教育部副部长之后,说明自己不喜欢拖泥带水,最好能在2018年结束前完成承认统考的工作,但事与愿违,毕竟事情并未如当反对当时所说的那么容易,如今才知道马华的苦。

总括而言,希盟的支持率与反对党的生存价值是成对比的,把整个格局缩小到华人社会,华人对行动党的执政表现不满,也将增加华人社会对反对党的依赖,而马华的角色将受到重视,但以目前的情况看来,华裔选民虽有不满,也未能让马华得到华裔选民的信任。

反对党需要在在最短的时间内重组与整顿,并且提出建设性问政,以重新赢得选民的支持。对于华社来说,国会有个魏家祥,总比没有魏家祥好,因为没有人知道行动党换了个位子,换了个脑袋,对上马华就喊打喊杀;对上土团党的上司就猛点头,抑或是叫你问首相,成了马华口中的静静党,网民调侃的灭华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