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6日星期四

他是国阵的韩国瑜


台湾“九合一”地方公职人员选举刚刚落幕,韩国瑜以一人之力让中国国民党首次攻下民进党盘踞20载的高雄市市长宝座,韩国瑜的人气和锋芒不仅仅发酵在高雄市,这一股韩流外溢也导致民进党输掉台中市市长选举,险些也把2014年人气一时无两的台北市长柯文哲给绊倒。

韩国瑜并不是新人,90年代时期已是立法委员,还曾揍了陈水扁,他的“一人救全党”,让中国国民党从2014年全台湾的22个辖市县中只赢得6个市县长的颓势,直接来个大翻盘,在刚过去的选举中攻下15个市县长宝座,让台湾多个地区绿地变蓝天,更让中国国民党在2020年总统选举看到了重返执政舞台的希望。

且让我们看看大马政治,国阵在509全国大选倒台,蓝天变红阳,绿地也靠边站。国阵输掉执政了61年的政权以后,处于茫然的状态,东马政党向来都是“树倒猢狲散”,政党政治变化莫测。在国阵失去政权以后,纷纷投奔敌营的沙巴政党也有,撇下国阵大包袱的砂拉越政党更不在话下,国阵目前剩下的成员党稀落可怜。

全国大选以后,巫统是首个进行党内选举,更换领导层的国阵成员党,但这一个更换掌舵手的举动并没有扭转巫统气势衰弱的趋势,相反地,情况看似越来越糟糕。除了看到巫统主席阿末扎希频频向伊斯兰党献殷勤,抛媚眼之外,这位新任党主席也受到官司缠身,更无法阻止巫统议员落跑,跳槽至首相敦马领导的土著团结党。

独立时的三大建国政党,在马华由魏家祥接过棒子以后,三党都更换了领导层,而接下来的情况是反对党联盟的重组。所谓的重组是迫切需要的,但这耗时多久,仍然取决于整个政治生态的变化,毕竟三党目前仍未找到各党对未来的政治共识,阿末扎希倾向于巫伊合作,国大党则随波逐流,马华却不削与伊斯兰党合作。

巫统党内看似有两股势力的存在,一个是趋向保守的巫伊派,另一个则是世俗派,即是不认同单一种族联盟。巫伊派领袖有阿末扎希、安努亚慕沙、伊斯迈沙比里、洛曼等人,而世俗派则是莫哈末哈山、卡利诺丁、凯里和希山姆丁等。

6月举行的党内改选,《当今大马》推出网民心中的巫统主席人选,凯里在5300名网民投票中,以60%的票数获选网民心中理想的巫统主席。然而,民意与党意始终有差距的,凯里若成功当选党主席的话,国阵将在短时间内重整。凯里对国内政治脉搏掌握了得,从一个满口种族主义言论的他蜕变成一位全民领袖的巫青团长,他深知巫统目前所走单一种族路线,并不能为巫统带来改变,甚至无法在短时间内重返执政舞台。

凯里认为国阵要重返布城,必定不能少了其他种族的支持,而巫统目前选择与伊斯兰党合作,仅能赢得城乡区的保守派选民支持,并不能获得大部分受高等教育和友族同胞的支持。
凯里绝对有能力翻转希盟的基本盘,他了解民意、接上地气,明白民心之所向,尤其是凯里获得年轻人的欢迎。他出人意表的言论和立场,往往跟整个政治趋势和年轻人的脉搏一起跳动,说到年轻人和选民的心里去;再加上其岳父,即前首相阿都拉在大马政坛的形象仍属好好先生,平易近人,伯拉的正面形象也让凯里少了一些负担。

对于马华或国大党,相信两党非常愿意与凯里合作,甚至可能吸引已脱离国阵的民政党重返联盟,与其并肩作战。然而,依照目前的政治局势看来,除非凯里另组新政党,否则的话,他在未来5年内,都不可能重返巫统政治主流。当然,还有一个情况可能出现,即阿末扎希身陷牢狱,莫哈末哈山主政,凯里重返巫统核心。

所有的一切猜测,都仅仅是可能发生的政治改变,而以国阵目前的情况看来,凯里才能成为国阵的韩国瑜,但凯里并没有韩国瑜独当一面的平台,巫统更没有中国国民党般惨败下场后的谦卑,巫统党内目前还是由一些嚣张跋扈的领袖主政,而国阵这位韩国瑜何时才能发挥呢?且让我们拭目以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