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20日星期四

马哈迪改变马来政治版图



失去政权的巫统就如一头发了狂的牛只,找不到方向,只懂得横冲直撞,以期杀出一条血路。眼前这一出巫统议员退党的戏码,看似众人对巫统主席阿末扎希的不满,而纷纷退党抗议,然而实际上,这出好戏也是敦马哈迪手中的一盘棋。

马哈迪曾担任国阵主席长达22年,他领军的希盟击溃了国阵;他老人家也担任巫统主席22年,要摧毁失去政权后的巫统,简直是易如反掌。阿末扎希卸下党主席职务,看似要力挽狂澜,但实际效果可能并未如意,毕竟接下党主席职务的莫哈末哈山并不是马哈迪的对手。

马哈迪要摧毁巫统的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也,如他要求阿末扎希解散巫统、以调查一马发展公司丑闻为由,冻结巫统银行户口,甚至公开欢迎巫统党员和议员加入土团党。

纵然土团党口口声声说身家清白者,方能加入土团党,但却在日前接受当年涉嫌强奸未成年少女,间接性地导致林冠英入狱,更在过去指控安华涉及性丑闻的甲州前首席部长阿都拉欣淡比。这样的人物都可以被接受入党,加入希盟的大家庭,真的让人怀疑如何诠释“身家清白”这四个字。

巫统议员退党事件尚算小事,反而是韩查再努丁说巫统有36名国会议员签署支持马哈迪任相的信函,而这一个说辞将让希盟内部泛起不小的涟漪,甚至对已近分裂的公正党带来另一股冲击。

公正党上下在过去20年,只有一个具体的目标,那就是成全安华出任首相,而这一个目标在希盟入主布城之后,看似一个不难达到的目标,但依照目前的政治氛围看来,安华拜相的机率又进一步地被威胁了。

土团党吸纳退出巫统的国会议员,将增加希盟的国会议席,但同时也增加土团党的国会议员人数。土团党为自己接受巫统国会议员解释,说道是为了让希盟取得国会三分之二的优势,而这种说辞并未获得人权分子安美嘉的 认同,包括那些对民主政治有坚持的公正党领袖,如拉菲兹和努鲁依莎。他们皆认为某一个政治联盟夺取三分之二的国会议席优势,等同于破坏了两线制的制衡功能,也将造就国阵在2008年前那种一党独大的霸道局面。

为了让希盟掌握国会三分之二优势的说法,仅仅是为了向大众交代的言辞,并不是马哈迪葫芦里卖的药膏。倘若巫统正如马哈迪所愿,遭到解散的话,那么所有的巫统国会议员将会加入土团党,届时土团党的国会议席人数将会超过行动党和公正党,成为希盟内第一大党,而安华将成为政坛的李宗伟,努力了半辈子,依然争取不到首相宝座。

土团党的壮大,是马哈迪留给他公子的政治遗产,毕竟当年马哈迪尝试在巫统为其公子慕克利兹铺路,但无奈被纳吉的袖手旁观给搞砸了。土团党从目前16个国会议席 (原本的13个国会议席+3个从巫统跳槽的国会议员) 增加到50个国会议席以上,这一个政治势力足以让马哈迪为所欲为,甚至左右为了首相接班人的人选。

看官们可能会认为希盟内尚有行动党和公正党各占4250个国会议席,理应不会让马哈迪胡来。但看官们看看,行动党对土团党吸纳前巫统议员的反应,林吉祥一开始所发表的言论是建立在反对跳槽的立场上,但较后却被马哈迪爆出林吉祥自个儿同意吸纳巫统党员,林吉祥随即改口说只要愿意忏悔,就可以被接受加入希盟任何政党。换句话说,林吉祥是支持马哈迪的,而林冠英却对此只字未提。

至于公正党,经历了党内署理主席的拉菲兹和阿兹敏之战后,公正党全国各地已经壁垒分明,派系明显。如看官们所知,成功当选的署理主席阿兹敏是较倾向于马哈迪多过于他的主席—安华,而安华之女努鲁依莎支持拉菲兹,多多少少也看出安华的派系立场。

因此,一旦马哈迪与安华公开对决的话,行动党的立场尤为关键,但以目前的情况看来,林氏父子较往马哈迪那一边靠;回到公正党,该党难免会陷入严重分裂的情况,毕竟公正党改选后的新领导层内部多数都是阿兹敏派系的人马。

当巫统近乎瓦解、公正党分裂、土团党持续壮大,这一场马来人政治大洗牌的戏码正逐渐地上演,而这一切将决定马来西亚未来的政治版图,甚至影响着政局的发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