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7日星期四

翁诗杰与我 (一)

在我少年的记忆里,翁诗杰只不过是一个政治人物,没有特别的突出。这一个定位停留在803……

马青803事件后,老爸指着电视告诉我说,“你看,马华也学台湾立委打架了!”我心中对此感到羞耻,因为代表华人的政党成为马来西亚首宗政党发生打架事件。这一刻,翁诗杰的大名才渐渐地把我的目光给吸引过去,我才开始追踪翁诗杰的新闻。

上了大学后,我当选国大学生代表,有机会与高官显要接触。记得第一次与翁诗杰接触是在大学内的一个华语歌曲创作发表会的开幕礼上,我当时代表学生会担任此创作发表会的大会主席,而莅临开幕的嘉宾便是翁诗杰。

那一个晚上,我代表学生招呼了我们的翁大侠,坐在他的身旁,聆听他的鼓励与肯定,最让我记忆深刻的便是那一句,“我今天来到这里,就是要告诉校方,华裔生的活动不该被欺压;既然署理副校长也来了,那更好,我就是要讲给他听!”翁大侠上台演讲的每一个字深得华裔生的欢心,因为那个活动虽步入第9届,但却是首次把这一个活动搬进国大礼堂的舞台。这一个意义再加上翁大侠的措辞强烈,让华裔生顿时感受到团结就是力量,而隐藏着的意义更是此活动是由校方因单一种族学会而不受承认的团体所主办的。因此,翁大侠也不顾忌主办团体的合法性,坚持与国大学生会推崇各华裔生的活动,当中包括了佛光山的盂兰节盛会。

当晚的发表会结束后,同学陆续到我身旁给予肯定,当中有人问我站在翁诗杰身边的感觉,我回答道:“翁诗杰好‘大只’哦!如果他跌倒的话,肯定把我给压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