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7日星期日

若安华修宪保各族,我加入民联!

刚买了一份《星洲日报》的星期一夜报,头版标题写着“陈莲花建议民政退出国阵”。报导严批巫统领袖持续玩弄种族课题,完全没有从308政治海啸苏醒过来。陈副部长扬言将此议题带入民政中央代表大会讨论。

过去的一个星期,我阅读了《东方日报》某专栏时事评论员的文章,如果没记错的话,题目该是《马华的种族政治应被保留》,用词可能有所出入,但是意思是如此。读过了该文章,再加上今夜的夜报标题,让我对大马的政治持有一定的想法。

马来西亚的政治生态不会因为308政治海啸后而改变,因为这是马来西亚人民过去50年来对政治的信仰,不是你我一朝一日可以改变的,更不要说一夜之间看透了人民摒弃种族政治的选择。我认为308政治海啸的吹袭,不是因为国阵是以种族政治的模式主导国家,而是因为国阵政府利用种族的课题来伤透其他族群的心,但必须强调的是,这不是主要的原因,只是所有因素的其中之一。大马人民在大选中放弃国阵,支持反对党,也不是因为在野党是多元种族的政党,可别忘了民联中有以华裔为主的“多元种族政党”-民主行动党,以巫裔主导的“宗教性政党”-回教党及一个标榜自己是多元种族政党,但是我们从来不记得这个政党有哪位可以说话的华人领袖,那就是我们安华的政党-公正党。人民选择反对党,原因是因为对国阵的失望,而不是特别喜欢反对党。人民不晓得安华是否可以为他们带来改变,但是他们却认为国阵是不能为他们带来改变,所以人民宁愿期待看不到的未来,也不相信摸得到的现在,因为摸得到的现在已经刺痛他们的手了!

陈副部长没有仔细地探讨国阵败选的原因。民政党身为多元种族政党,为何会在槟州一败涂地呢?回教党又怎么会赢得比民政党还多的国会议席呢?种族政治应该被摒弃是国阵领袖在败选后选择面对的原因,有人谈什么多元种族政党,有人说该解散整个国阵,这些话听在巫统的耳里,犹如笑话,不值得惦记于心中。扇动种族情绪是最容易赚取政治资本的管道,真的是50年不变!马来人把宗教,语言及特权视为敏感,华人把信仰及华教看成命根,印度人一直认为自己不被重视,这一切一切是煽动种族情绪的火药,只要政治人物引爆任何一个炸弹,粉身碎骨的是三大民族。


日前,我们维护“司法自由”的律师公会主办的“改教论坛”被一群约300人的硬闯闹事而被中止。闹事的领头人竟然是号称自己是多元种族政党-公正党的国会议员-祖基菲里,这是一个多么具讽刺性的演出啊!我看到报章上的相片,他那开大嘴巴怒喊,扇动众人情绪的表情,让人不免怀疑公正党还有多少位这样的领袖?一个挂羊头(多元种族政党-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卖狗肉(真正种族政治的崇拜者)的领袖!开口闭口说捍卫宗教的权益,不要挑战马来人的耐性!难道我们非土著就有耐性等你来挑战吗?不久,雪州大臣卡立就跑出来转移大家的视线,提议玛拉工艺大学招收非土著学生,这一招引来了各方的呛声。这么大的一个场面,当然少不了巫统大骂,说什么出卖马来人权益的;马华也跑出来说赞成卡立的说法。这样的一来一往让人民看不到了原来公正党也有种族极端领袖,将整个事件带到另一个平台去了。随着雪州大臣的这番言论后,玛拉工艺大学的学生示威的戏码上演了。如果认真去看待玛拉工艺大学的学生示威事件,我们必然发现摒弃种族政治的路还遥远。因为连我们这一班深受高等教育,知识分子的一群大学生也对自己族群的权益看得那么重,何来谈什么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呢?在接受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的观念前,首先要接受的便是牺牲小我(族群的利益)成全大我(全民的马来西亚),这是不分彼此的大前提,届时我们就有必要修改宪法。如果安华可以办到这一点,我加入公正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