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26日星期二

我看峇东埔一役

最近甚忙,重新接受“完整”的新任务,在处理交接上,费了很多的精神和时间。因此,少来这里留下笔迹了。刚好处理完毕一些手上的工作,偷取少许的时间来写写部落格。

最近,不知道是忙了些,还是对网络新闻的兴趣不大了。峇东埔补选十天内,我鲜少到网上阅读新闻,没有多少的兴致去浏览《当今大马》或《独立在线》了。《独立在线》是公正党的宣传武器是众所周知的,新闻的内容有时还号称公正党为我党,顿时令我啼笑皆非。到底这是媒体的平台,还是政党宣传的平台?

在我对《独立在线》失去兴趣的同时,我至少对《当今大马》还抱有希望,总觉得网络新闻的平台该像《当今大马》那样地成功,报导中立且中庸。我还曾经投稿至《当今大马》,这是我对《当今大马》的支持与肯定。但是,补选期间的10天内,我对《当今大马》的爱已没有之前般地浓烈,甚至发现自己不再喜欢阅读它的新闻。

我知道我说到这里,一定有人想知道原因。原因是因为我发现《当今大马》是第二个《独立在线》,《当今大马》不但偏向在野党,更甚的是很中庸且公平地报导在野党的新闻,这一点可能比《独立在线》好。媒体的报导欠缺中庸,这不但掩蔽了众人的眼睛,甚至影响整个舆论的趋势。

安华指纳吉及国阵人身攻击,利用塞夫课题炒作及攻击他。这一点得到广大的民联支持者的扩大,认为国阵没有道德修养,让人民不要选择没有道德的人民代议士或政党。但是,我想请问民联的支持者们,你们还记得雪兰莪依惹(Ijok)补选吗?当时的安华不是利用蒙古女郎命案攻击纳吉吗?这两者之间不是如出一辙吗?谁才是人身攻击的始作佣者?

民联指国阵极端,搞种族主义!国阵本来就是以种族政党组成的联盟,种族的议题是公开的,是众所周知的。但是,民联里的政党,除了回教党是宗教主义政党外,我想其余的两党都是“自称”为多元种族政党,但是为何公正党又出现了闹闯改教论坛的祖基菲礼的这号人物呢?还大喊,“你们喔,不要挑战我们穆斯林的耐性哦!”在马来西亚,穆斯林基本上是与马来人是画上等号的,所以是种族极端份子吗?改教论坛是探讨如何让信奉回教的非土著人民改变宗教,这是各阶层人士应该去探讨的问题,包括政府!但是,偏偏有人说不可以,真是令人摸不着头脑!

民联在提名日的野蛮及无礼,只有《号外周报》的报导最值得读者去省思。国家若被野蛮者去执政,这会是一个怎样的国家?当国阵领袖及支持者受到如此的侮辱时,他们的冷静和“勉强”的笑容是各政党支持者的典范。这也不难发现他们需要“谦恭”,因为对方人多势众,一不小心,可能惨遭毒打,如我们某报的记者般见红。殴打记者的事件一再发生,道歉了还打,难道这是所谓有诚意的道歉吗?还抵赖说不是我们的人!

民联支持者说国阵51年来没有作过什么,现在换民联更好!国阵真的如此的一文不值吗?如果国阵真的什么贡献都没有的话,林冠英可以整天过槟威大桥到巴东埔骂许子根吗?中马的民联议员可以乘搭马航到那里助选吗?能利用南北大道的方便南征北讨吗?如果没有国阵政府51年来努力在国际经营的国誉和经商策略,林冠英可以如此容易得到外资在槟州投下巨资吗?没有发展,没有进步,我们现在更不可能可以利用网络骂政府!不要怀疑,世界的贫穷国家的确没有资讯网络,更免谈拥有电脑或手提电脑!

马华没有贡献的话,我不会用中文在这里与大家分享我的想法!共勉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