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1日星期一

漂白还是越描越黑?

周末的马华党选新闻炒到最高点!“老翁以不点名的方式暗批对手”,记者会后,记者朋友们在商讨如何下标题,我则扮傻仔在旁边听。我的身份在政坛算是无人晓得,脸孔陌生之余,又没有半点显赫的背景,不像有几个国大毕业的学长已经是什么区团主席、秘书的。因此,我还有本钱靠那陌生的脸孔在记者堆或政客中左听听、右钻钻,但我必须强调不是偷听噢,是明听噢!

听见记者朋友的讨论,我可知道新闻将闹大了!听到老翁在记者会的言论,我心里发毛了。毛什么呢?毛老翁怎会暗批呢?论道德之战,无需多此一举,毕竟谁不知道老翁的清高远胜对手,老翁的道德价值观远远把对手抛在后头,毕竟对手将己身的道德价值观典当在床上了,而且是典当在世人的眼前。

漂白之说从何说起?还是越描越黑呢?中央代表的眼睛是雪亮的,也有思考能力,我们必须从代表的思维来判断这是漂白呢?还是越描越黑?有些人会接受一个人道歉后,就该原谅他。毕竟领袖是看领导才干,不是探讨私生活。但有些则认为,这不只是涉及私生活不检点或道德观念地那么简单,而是犯了刑事罪行,铁证如山!随时都有被控告的可能,使不得啊!何谓漂白?何谓越描越黑?漂白就会得到前者的结果,描黑则如老翁所说的,把黑的说成白的,把自己说成受害者,简直是狡辩!这会让代表们认为这是死性不改的作风,也冒着被越描越黑的风险。毕竟事情是两面的,倘若得不到谅解,他要面对的是加剧责备的困境。

今日一数对手,自身的价值难免受影响。套一句" 煮豆持作羹,漉豉以为汁;萁在釜下燃,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呢?记得香港电视《洛神》一戏,马浚伟饰演的曹植对饰演兄长曹丕的陈豪念出此诗,我足足把这一幕看了三次,三次都热泪盈眶,非常感人。说得太远啦,回来回来!本是马华同志,何以自相残杀呢?对手也不该似有非有地暗批老翁,批什么咬牙嚼字,这也不对嘛!

不过新闻发酵至今,有个可爱的女部长出来喊话,说太太已经原谅了他,为何世人不能原谅呢?她还要向他敬礼哦?致敬好像有点夸张了,人说老翁英雄化偷拍者;我说部长英雄化偷情者了。身为家庭、妇女及社会福利发展部部长的她竟然可以公开发表原谅背弃家庭,偷情之徒哦?这标题顿时让我感觉到错愕!她之前还发狠话,要阉割强奸犯,现在却说可以原谅口交犯哦?一边要法律严加处罚强奸重犯,一边霜却对犯法之徒施以怜悯之情。到底部长的立场在哪里?难道对“同志”格外开恩,却对罪民“大开杀戒”?不如让强奸犯向受害者道歉,看我们的部长会否格外开恩,这可能性是存在的,因为部长认为背弃家庭,背弃婚姻,背弃道德,可以以道歉抵消!突然间脑里想到一个趣事,可能她同情他,因为他的太太没有学到“香水论”里的秘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