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9日星期五

狭客来袭

昨日发表一文章《小题大作的大学生》,不到一日,换来的是各路英雄的围巢,多是那些自认是捍卫民主主义的学生领袖,不然就是熟读法律的大学生。兴许是某“知音人士”将我的文章转贴于佳礼论坛,让一篇文章换来两百余人的阅读,更甚的是引来了学运分子,让小弟有些招架不住。

这些所谓捍卫民主,捍卫人权的“知识分子”所做的、所呛的不就是一个多年都捅不开的无底洞。有些人认为身为知识分子的一群,应该运用所得的知识去捍卫本身的权利,去敲开着一些欺压,但是他们都是从理想的角度去看待事情,而往往将现实抛在脑后。一个大学生待在大学多久?三年?四年或五年?典当自己多年经营得来的念大学的机会就花费在那逗留不到6年的校园民主内。也许有人会说,校园内的不民主又如何塑造一个公平的社会,如何灌输学生关于民主的真谛。但是,我想校园内的民主与否还不至于封锁了整个大学生的思维,至少今天还有人会走上街头来谩骂政府,还有人会把校园内的打压事件带上报章的版面。

曾经听过一位尚在念书的大学生说过一句话,校园政治有限期,社会政治没有,为何还要浪费时间花在生命短暂的校园政治呢?社会的民主及斗争远远比校园来得更有意义,这番话来自一位已经加入公正党的朋友。他还说只有那些以为以学生力量就可以改变结局的人才会一年复一年地去成为火箭党的政治工具,作为高喊校园民主的牺牲品。因此,他告诉我说,只有完成了大学教育,你才能在社会立足,才能更有筹码去喊民主。

在念大学的时候,作为蓝派的学生代表,我必须一一地面对诸如今日的围巢。因此,我也习惯了有理说不清的局面。因为有如此“理想”的同学们一直都认为自己有这能耐去改变什么的,但是广大在校内的学生但求快了度过大学生涯,他们要求的不就是一个快乐的回忆。对于广大的学生来说,校园民主对他们没有多大的意义。校园的民主对在籍的大学生来说都是其次的,相反地,大学生们担心的是未来的就业,未来的前途,尤其是即将毕业的学生们。2009年的经济概况才是这些即将毕业的学生所担心的,目前的国家经济,全球的经济放缓才是我们全民该关注的问题。正如现在的朝野政党,只关心政治,对如何拯救经济却达不到共识,一直想在经济课题里寻找政治筹码。同等地,大学生高喊民主,高喊自由,但他们同时也忘了作为学生组织,作为学生领袖,他们应该比其他学生更有前瞻性的视野,想想如何在这经济低迷之际,让对即将毕业的大学生所造成的冲击减到最低。

曾经是蓝派的学生代表,从蓝派的体制出来,我并没有力挺蓝派的好。曾经如此地对同事说道,蓝派的学生领袖已经是被政府宠坏了;同等地,青派的学生领袖也被外来的政治势力教导成因反对而反对。最要不得的文化便是有些人持着自己是专业科系的学生,就以“与身俱来”的专业知识,大谈专业一番。不晓得这些“狭客”有否听过“成绩好的学生未必是好学生”的道理,意指持着专业却没有专业的想法。这些“狭客”完全从自己的专业作为出发点,但往往他们没有考虑到现实。我不反对在社会高喊民主,我不反对走上街头,我打从心里支持两线制,破除巫统的一党独大,但不是拿自己的寒窗苦读多年的“时光”来在校园内大喊民主的口号。倘若校方引用《大专法令》来对付有关学生的话,开除是在所难免了,那不就赔上了学生们多年来的力求上进的时光吗?当然,志不同,不相为谋,有些人认为这是值得的,那就让他们去吧!但是,请记得,如果真的那么有骨气的话,就不要在面对校方援引《大专法令》时,还“呼吁”高教部插手此事,对高教部呈交备忘录。既然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了,那就要学武松打虎,赤手空拳来击毙那只老虎吧!无需再搬救兵了!

我清楚知道此文章一问世,必定有许多“狭客”再来攻击我,利用不雅的字眼或讥讽的语气来揶揄我。但是,在我自己部落格里,在属于自己的空间里,我拥有自主权,请熟读法律的“狭客”们明白何谓“人权”,更明白何谓尊重言论自由!不过,我还是批注发布了所有对我谩骂的字眼,毕竟他们所提的都有他可取之处,虽然文字不雅,但我还是可以接受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