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17日星期六

感触在国大新春

昨晚,回到了母校-马来西亚国民大学参与国大新春的联欢晚宴(Pesta Ang Pow-PAP)。我对国大新春有着特别的感觉,有着不一样的感情,因为这是我加入大学正式活动的开始,更是我踏入校园政治的起步。她让我开始接触了如何在校园内执行华人事务,让我有了对我族文化延续的使命。


还记得我参与国大新春的2005年,当年的第十一届国大新春只不过是接近40 桌的晚宴,而且还是在国大小礼堂Dewan Gemilang举办的,而展览也只是在Pusanika举行。筹委会成员大概在20位左右,而且超过三分之二是第一年生。昨夜,我与第十二届国大新春筹委会主席,也是与我同是第十一届国大新春筹委的志祥话说当年。记得当年,我在晚宴前是广告与赞助组的Exco,晚宴当晚却变成了技术组的Exco;志祥在晚宴前是宣传组Exco,晚宴当晚却成了催场。第十一届的国大新春筹委会只有Exco,没有所谓的各小组成员或member,整个国大新春就是靠着那二十位的小伙子了,更没有自制的象征性衣服,更没有所谓的特刊,可见当年国大新春的“寒酸”,如今的国大新春有如此不错的成就,志祥和第十二届的国大新春筹委该记上改变历史的一功!




回到熟悉的礼堂,碰见当年奋战国大校园的老战友,还有一班曾经在国大华裔学生理事会旗下有共同理念的学长、学姐,承接衣钵的学弟,学妹们,兴奋之情难以言喻。毕业后,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的老战友,昨晚都一一碰见了,声声握手问好外,有则更是相拥问候,可见当年的同甘共苦,一起奋斗的感情没有因为离别而陌生。在这迎春接福的季节里,除了道声问候外,更多的是大家坐在一起,回味当年的一切,笑说当年的趣事。对我来说,这就是人生的一大乐事,无需昂贵的享受,无需刻意的安排。


眼里看见国大新春的成长,看着国大新春的改变,我很感动,我相信其他曾经为国大新春付出的同学们,都有着与我一样的感触。好比泽铿般,他口里一直念着那国大新春的永久徽章是他设计的,我们真的顶不顺他,但是他一直地强调这一个徽章,心中不外乎想宣泄自己对国大新春曾经的付出,因为他心中也有着像我这样的满足。校园内的点点滴滴,只要我们曾经走过,必定留下痕迹,就算是历史不会再记得我们是谁,但是那一份留下的记忆和贡献,必定会为自己的回忆增添多一份满足和喜悦。




从国大新春和国大华裔学生理事会走出校外,踏入社会的校友实在太多了,这一班曾经为国大校园的华人活动贡献的同学遍布在全马各地,好比国大中秋般的桃李满天下。因此,我瞒鼓励学长与学姐们在有经济能力的时候,回到校园去看看我们曾经努力经营的华裔生活动,如国大新春和国大中秋般,慷慨解囊,资助我们曾经的家园。在校园办活动的时候,我们都曾经走过“Marketing Operation”,简写MO的筹钱工作。在那日晒雨淋的天气下,我们穿着团体的衣服,穿梭在市集、店屋、住家或宿舍间,低声下气地向陌生人、商家或同学们筹集活动基金,有时还要面对他人的冷嘲热讽。这一切一切不是为了把这些筹得的钱放进自己的口袋里,相反地,是为着学长、学姐们十多年维持与经营所得的“国大新春”招牌,为的就是延续华裔生的活动,让我们的文化活动持续在国大校园的土地上发光发热。昨夜。坤荣学长还特别提及为何第九届和第十届没有国大新春的徽章,因为当年的学长只是为了延续国大新春的活动,为国大华裔生准备一个团圆饭,没有多余的资金去花费在宣传上,因此只是以30桌的国大新春晚宴来延续着这一个使命。


回看国大新春的历史,身为曾经的一分子,我对国大新春的支持都相较其他活动来得高,我相信其他活动的学长、学姐们都有着像我这样的想法,更希望自己曾经努力付出的活动可以越办越好。我希望直到多年以后,我带着一副Uncle Look回到国大参与国大新春的时候,有一份更引以为豪的喜悦,而我相信国大新春可以越办越好!


国大新春加油!国大华裔生加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