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11日星期日

卡巴星的褒与贬


在瓜登补选期间,朝野阵营的合作关系都是一直被讨论的课题之一,包括了马华是否能在巫统的霸权下,继续生存和如何生存;其二便是行动党在回教党高喊回教法的氛围下如何自居。这又是政治人物玩弄课题的时候,互相指责的竞选方式都是朝野政党一直都信奉的传统,没有因为阵营的不同而选择不同的竞选伎俩。

日前,卡巴星与回教党主席哈迪阿旺隔空喊话,对于实施回教法的立场各异。回教法对于行动党来说,可是票房毒药,尤其是需要靠华裔选票冲天的火箭党,更是一瓶一命呜乎的砒霜。报章上的一来一往好不热闹,但是我们不得不钦佩卡巴星的勇气和坚持。毕竟在这补选的非常时期,卡巴星依然不避忌地回应哈迪阿旺的不实言论,更对严批回教法的实施,此乃反对党的楷模。卡巴星有两个立场是我不得不给予赞许的,一是对回教法的立场,其二便是对拉拢议员跳槽的看法。很多人认为拉拢议员是对的,因为要就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但是我们的卡巴星是律师出身,以法律为原则,万事以法律为先,政治为后。因此,他公开表示赞成制定反跳槽法,并会支持国阵提出的议案。

卡巴星的其二立场就是对回教法的不苟同。卡巴星认为回教法的实施是违宪的,甚至对其他种族不公平。哈迪阿旺与卡巴星的两党党魁激战,成为补选中的外围战场。瓜登补选不只是国阵对垒民联,也是朝野内成员党的对垒。



但是,话虽如此,我对于卡巴星的另一个言论有些摸不着头脑,为何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翁诗杰要解释当年回教党加入国阵时,马华曾经与该党的紧密合作呢?当年的马华与回教党的合作是过去式了,如果真的要交代得清楚不过的话,我想可能需要向已故的敦陈修信问个明白了。不过可笑的是,卡巴星为何又不解释现在的民主行动党与回教党的关系?逃避现在发生的事情,去追究过去的事情,这又是什么道理呢?回教党加入国阵的大家庭是在1969年的事情,过后便在1977年退出国阵,理念不一,才会致使回教党脱离国阵。因此,马华总算在其52年执政的岁月里,不曾允许回教法的实施,这是岁月给予马华的证明。

相反地,民主行动党更应该解释为何还与一心想实施回教法的回教党合作?民联在5州执政,行动党就在雪州和霹雳州成立联合政府,这算不算是紧密合作呢?我想这一层关系比马华与回教党在N年前的合作关系更为密切,毕竟是联合政府,没有在理念上达成共识的话,何以能相辅相成地成立了联合政府呢?更值得一提的是,公正党、民主行动党及回教党不时都同声同气,尤其是林吉祥和林冠英两父子与回教党的关系更为密切。

卡巴星虽贵为火箭党的党魁,但是真正的权利是在秘书长的身上,国会的主导权还是落在林吉祥的身上,火箭党的党魁是虚设的,也只是一个象征。不然的话,为何一个党魁的言论没有得到其政党同志的相应呢?曾经几何时,拿督倪可汉对党魁卡巴星所发表的苏丹不应干政的言论不给予支持,甚至在卡巴星主持的记者会上,当场起立离场,以示不赞同卡巴星的言论。此举此影可看出卡巴星在党内的影响力有多大,更明显地告诉我们民主行动党的党魁是秘书长,而不是全国主席。



话说回来,其实卡巴星所坚持的立场与马华一样,那便是反对回教法的实施,所以立场一样,那就无需互相质问了。只不过卡巴星提出要马华解释在1969年时与回教党的紧密关系,这才令人纳闷不已。我想真正该解释与回教党的紧密关系的应该是卡巴星自己或其代表的政党,而并非追究40年前的事情,因为相对的现在的行动党与回教党的关系才是重要的,人民想知道行动党如何去说服回教党不要坚持回教法及行动党所持的立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