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3日星期六

历史忘记了华裔同胞!

在过去的星期一及星期二,趁着年末的休假,我邀爸妈与弟一起到吉隆坡走走,也顺道到马六甲去度假。走过马六甲鸡场街,红屋,三保山,郑和纪念馆,青云亭等等的,这一切不是历史的遗产,便是重温历史的地方。


历史的精髓在于其真,在于其实,若是捏造出来的故事,要硬掰成历史,这就形同篡改历史,背弃历史记载的意义。对先人来说,是一种不敬;对后人而言,则是欺骗。逝者已矣,但对于现在存活在这世上的族群或个体,历史对他们却是起着重要的生存价值。历史也给了现代人在某种事物上的交代,譬如为何有娘惹食物(Nyonya Food)的出现,为何人人到了马六甲,非吃上娘惹食物不可呢?!娘惹从何而来,就是娘惹后代必须了解的族群历史,他们才知道为何要穿着类似马来装的服装,口中操着马来文,却奉行中华传统呢?!


马六甲与槟城乔治市被联合国列为世界文化遗产,这是值得骄傲的伟绩。马六甲就算没有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也已经是本国内的历史古城,这里经历了500 多年的岁月洗礼,从记载中的马六甲王朝到葡萄牙的占领,后来的荷兰及英国,还有日本,前前后后受到5个国家文化的熏陶,人民也随着这些殖民者的到来,让本国,尤为马六甲容纳了5国的建筑文化,人文意识及族群。


历史古城的每一块土地记载着在马六甲上发生的每一个小故事,大战事等等。因此,我们毅然发现马六甲过去500多年的历史都离不开华裔,里头都明确地记载着马六甲华裔在整个社会的人文发展及生活。从马六甲王朝的第一代国王Parameswara的年代开始,明朝汉丽宝公主嫁来马六甲后,华裔子弟就开始在马来西亚这一块土地上扎根。这里值得一提的是,明朝史记上并没有记载汉丽宝公主嫁来马六甲,因此专研究明朝历史的历史学家对此远嫁他国一事不以为然,更有人试图把这美丽的爱情故事说成是明朝皇帝把一个宫女嫁来了马六甲,但是这些说辞都是无从考证的。但相反地,对于马来西亚的官方记载,确有此事一桩,因此红屋里的博物馆才有了汉丽宝远嫁他国的历史描述,中学的历史教科书上也说明了这一段故事,不然的话,难以说明峇峇与娘惹的由来。


历史对于国家和人文发展起着重要的催化作用,而历史总是被当权者所操控,这是世界数千年下来的不变定律。但是,民间的历史记载却点破了这一些霸权者想要篡改历史的做法。马来西亚的历史既是如此,当权者试图想把自己的掌权时代美化一般,让后代对自己掌权的时候所做的只有歌颂,没有批评。教科书所吸收的知识都是当权派所使出的宣传招数,往往把当权者的丰功伟绩抬到神台上。至于近代华人在马来西亚的历史上,所扮演的角色恰恰没有得到公平的叙述。东姑阿都拉曼对于敦陈祯禄的逝世,所作出的历史评价却与历史教科书所阅读到的陈祯禄事迹,有着天南地北的差别。历史教科书轻微带过陈祯禄,并没有叙述他在建国之路上的辛酸,更没有提到他是第一位提出独立的国家建国元勋。教科书中放大了东姑阿都拉曼,放小了敦陈祯禄,这一种做法也开始了马来西亚华裔在历史上受到不公平待遇。国民不了解开国功臣有着三大民族的血泪,进而认为华印裔是外来者。这就是华印裔在马来西亚丧失生存价值的开始,更是被“欺压”的开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