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23日星期一

马哈迪的话过多了!



前首相马哈迪卸任至今已近4年半之久,但他的炮火依然还是那么地猛,不仅将伯拉给击倒,似乎有迹象地将大炮朝向了纳吉。


马哈迪退下政治舞台后,并没有因此而淡出政坛。其言论一直获得媒体的广泛报导,他更借助部落格及公开的座谈会,把子弹一一地向伯拉与其内阁阁员扫射。拉菲达被“击毙”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308政治海啸的演变其中一个因素就是马哈迪“开拓”了人民的视野,点醒了沉睡的人民,重新把整个国阵政府送进扫描室。国阵政府的多项弊端也因为这“经验丰富”的前首相给揭开了,好比汽车入口执照(AP)的滥用,朋党利益集团及对政府施政给于负面的批评等等。从马哈迪的口里道出的评语,没有一丝的善意认同,反而是将伯拉的政策批到一文不值。从马哈迪的谈话中,不免让人觉得只有他在任的政策才是利国惠民的,而伯拉就是庸才。


日前,马哈迪再次地公开表示华教团体是种族主义者。这一次的炮火是烧到董教总了,华教人士怎可能会忍气吞声,不作回应呢?董教总的两位大佬-王超群和叶新田直批马哈迪是保守种族思想主义者,相较与马哈迪的批评,“种族主义者”与“保守种族思想主义者”,就多出了“保守”与“思想”两词,明显保守之词较为“够力”!但,华教人士的捍卫华教是否真的与种族主义者画上等号呢?我并不如此地认为,看看1982年打着“打入国阵,纠正国阵”的旗号,加入国阵成员党-民政党的华教四君子-许子根、郭洙镇、江真诚和王添庆,当年虽是华教人士,但还不是一样地加入了以“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为概念的民政党。


华教人士所捍卫的华教并没有教导华校生不与马来人接触,相反地,大学学府种种的限制才是造成华裔子弟“不满”政府厚此薄彼的教育政策。若马哈迪要真正达到“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宏愿的话,他首先必须倡议废除大学预科班,更不要说开放10%给非土著。再来的话,政府必须重新开放JPA的助学金申请,公平发放给各族成绩优异的学生。种种的教育政策才是致使种族分裂的主要原因,而并非各源流学校的存在,更不是因为宏愿学校政策的失败。就算宏愿学校成功执行,但这并不意味着各族同学就会和睦相处,顶多只是相互了解。不过,直到中学毕业后,面对进入本地大学的门槛或申请助学金的时候,这些孩子们就会发现自己与友族同胞有着不同的命运。因此,再多的接触,再多的了解都抵不过不公平的对待。当这些孩子望门兴叹的时候,难道我们还要这些孩子学会谅解吗?要他们认命吗?


马哈迪的谈话只不过是一则笑话,董教总无需太认真。因为本来就是种族色彩的教育政策,何必互指彼此是种族主义者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