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22日星期日

槟州第一副首长辞职


槟州第一副首长法鲁兹宣布辞职,原因不详。


作为槟州一州之长的林冠英先生不对其副手的辞职做多解释,他要媒体直接去询问安华,因为这是公正党内部的问题。说来奇怪,林冠英作为其上司,竟然不针对法鲁兹辞公职而给人民交待,反而要牵扯到政党去,让公正党来解释。法鲁兹辞的是公职,是政府的高官,为何作为其公职的上司不对法鲁兹的辞职做出解释和交待呢?我想林冠英先生在这方面好像忘了自己才是第一副首长的上司,而不是安华。我相信林冠英先生是知道法鲁兹辞职的原因,只是可能这是公正党内部的压力,逼使林冠英先生为了不被指干涉公正党内部的问题,而选择把问题抛给安华。


从林冠英先生的举动来看,其实我们不难发现民联也在走着国阵的执政方式,即分享政治蛋糕。公职是由党来决定的,一旦党内不得意,休想再继续地当部长。今日法鲁兹的辞职,意味着安华不悦其表现,这也一再地证明了安华决定公正党议员的命运。林冠英先生把问题抛给安华,目的何其明显,即是他对法鲁兹没有不满,是安华不要他,这样可以扫除众人对他之前所发表没有不满法鲁兹及法鲁兹没有辞职的言论提出质疑。我们的槟州首席部长也在过去的教训中,学会了一丁点儿的知识,不经一事,不长一智嘛!这一点,作为槟州人民的我一定会给林冠英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但这里必须提一提的是,林冠英先生经了什么“事”,长了什么“智”呢?那不就是林冠英先生在听说迷你财政预算案只会拨款300亿,所以他就“叻唔岂”地为民请命,公开呼吁政府拨款500亿作为救市的资金,但当副首相兼财政部长纳吉宣布600亿的救市方案后,他竟然说不够,他说至少要1000亿才足够。这一个前后立场不一的丑事,让媒体逮个正着,大事报导林冠英先生依然不改其“因为反对而反对”的作风,令广大的群众失望极点。也许林冠英先生没有料到精明的媒体会如此地不给他面子,竟然在他的脸上狠狠地掴了一巴掌。但这一点也不能责怪媒体,媒体当然会对一个已经大权在握的首长苛刻些,至少媒体必须扮演人民的眼睛,鞭策这些言行不一的政客。

谈回法鲁兹先生辞职的课题,林冠英先生对法鲁兹辞职不道出真正的原因是不对的。毕竟林冠英先生是法鲁兹作为第一副首长的上司,308过后,是他召开记者会来宣布法鲁兹的委任,今天的法鲁兹辞职了,林冠英先生应该为自己当时的选择作一个了结。就算真正的原因是因为法鲁兹受到党内的压力,林冠英先生也该说明原因,而不是要人民去等待一个在槟州政府内无权势的安华来回答槟州第一副首长辞职的原因。这是哪门子的道理啊?今天的法鲁兹不是辞退州议员,而是政府的职位,若是辞退州议员,那安华来回应就说得过去,毕竟是党决定大选的人选。但是,今天的林冠英好比被安华及公正党牵着鼻子走,不敢对其副手的去留做出直接的回应。


林冠英先生口口声声说国阵奉行种族政治是一条死路,但民联今天奉行的方式不也是与国阵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吗?自林冠英委任两位友族同胞来当其副手的时候,人民应该料到林冠英此举就是为了凸显其多元种族的政府。因此,林冠英先生脑子里还是担心其以华裔为多数行政议员的政府会遭来非华裔的不满,而选择了委任两位友族同胞当高官,以便缓和不满之声。但为何林冠英先生有如此的委任和担忧呢?因为林冠英先生根本就担心人民对民主行动党的诠释是停留在华基反对党的印象中。由此可见,民主行动党高喊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其实都只是一个象征性的口号,根本党的概念无法行使在党的方向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