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25日星期三

巫统的改革该从心出发!



2008年的巫统代表大会拖到今日,方能成功举行,党选一拖再拖,仿佛就是为了阿都拉下课而定下的日期。


从今日的巫青团代表大会上,我们看见了没有新鲜感的巫青团代表大会。希山姆丁依然露出短剑,巫青代表还是那么地种族主义。亮剑倒不是什么值得关注的课题,相反地,巫青代表的言论才是我们必须去关注和思考的。也许早在巫统大会前,副首相署已经“劝告”各媒体负责人,小心处理巫统代表大会上的敏感言论,尤其是中文报章。从这一个“劝告”上,看到了两点,第一便是纳吉意识到巫统代表必定又再口出“狂言”,因此他率先打了预防针,说道巫统代表的言论不代表巫统的立场,更不是党高层的理念。其二,纳吉在乎非马来人的感受,他知道非马来人对巫统代表的极端言论而生恶。

极端的言论不外乎围绕在“马来主权”的课题上。巫统代表为了捍卫其“马来主权”,而口出狂言,这是巫统代表大会上不会缺少的画面。也许有人认为经历了308政治海啸,国阵各成员党都会自我反省,检讨过错。但可以肯定地是,国阵成员党的党领袖们都有这改革的意念,但是对于基层领袖而言,这改革的烈火是否会在草根燃烧呢?我想这是挺难的,因为根深蒂固的想法和传统要一时之间将之去除,那是妙想天开的想法。修改州宪法,规定只有马来穆斯林出任州首长。这一个建议很明显地是对着四个州属开炮,尤其是槟城州。最可笑的便是,林冠英不要求封拿督,也可以成为一个巫统代表辩论的话题。巫统代表说林冠英不要人称呼他为“拿督”,而是“Tuan”,意指称林冠英为主人的意思。说来有些莫名其妙,为何这也是话题之一,真叫人摸不着头脑。


阿末依斯迈发表的寄居论竟然获得巫统代表的鼓掌认同,这一个掌声可能就是将巫统送入历史搅拌机前的最后掌声。巫统代表说,捍卫马来主权者竟然被惩罚,而公然挑战马来主权者竟无罪释放。但话说回来,若捍卫马来主权者就可以对其他友族的领袖做出侮辱的动作,撕烂其他国阵成员党党魁的相片,那是否意味着非马来人也可以用同样的手法来侮辱捍卫马来主权者的领袖呢?



感慨党的领导层诚心改革,但是党内基层还是执迷不悟,口出狂言,依然认为巫统并没有在大选中受到挫折。相反地,是因为国阵成员党在大选的挫败致使国阵痛失州政权。但是,这些所谓代表着各区部的领袖似乎不想去相信巫统领袖的极端言论就是造成非马来人惩罚其他国阵成员党的主要因素。倘若巫统的领袖们认为巫统可以独自执政的话,他们但可无需考虑友族的感受,可以无视国阵成员党的存在。但是事实上,巫统不可能单独执政,否则的话,513种族冲突事件必定再次地从历史长河中搬上现今的舞台。


改革需要时间,但更需要思想的改变。好比民政党的口号般,重“新”开始,从“心”出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