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15日星期日

槟民联守法,霹民联违法?





若不获市议会的批准,一切建设或张挂,影响市容的行为将被视为违例建设。“民主之树”的纪念碑在没有获得市议会的批准下建设之,因此被视为违法。民联议员坦诚此纪念碑没有向市议会作出申请,理由是不想市议会难做。既然知道是不合法的建设,却一意孤行,无视法律的存在,顿时与霹雳州民联政府在执政时,要人民奉公守法,依法治州的大号召有些背道而驰。

且让我们看看曾经有印刷公司为了祝贺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先生的生日,而印制了一大海报,张挂在光大底下显眼的建筑物上。林冠英先生不为所动,坚持这是违法的做法,因为没有获得市议会的批准,所以必须拆下。槟州子民,乃至全国上下对林冠英先生的做法,深表激赏和刮目相看。就算这一个祝福篇幅是为自己而设的,他也大公无私地命令手下,将其拿下。看到民联政府的执政作风,无不让人民“爽死”,直接是让人民甜到心里去了!




不过,霹州与槟州算是毗邻,但民联议员的行为却有些南环北撤的差别。霹州民联曾为执政党,但最终落成反对党,也从严厉执法变成不守法则的阵线。槟城州民联也许还在执政,所以纲纪必须严明,赏罚分明,但难保若槟城民联有朝一日变成反对党的时候,也是如霹雳州民联的放肆。最令人可笑的是,民联议员还在大树下安置监视器,为何这些曾经是执掌朝纲的民联议员会把原本就是错的事情当成对的事情来办呢?安装监视器来“捕捉”毁碑的“凶手”的笑话竟然发生了。倘若有人光明正大地去毁碑的话,这也不是什么错的事情,因为在没有获得批准下的纪念碑建设,本就是一桩犯法的行为,去除之又何罪之有?但最要不得的是,民联议员倪可敏却还能道出监视器的安装,作贼者喊捉贼,试图掩耳盗铃,遮人耳目,模糊了事情的真相。




有时候,这种让人啼笑皆非的事情往往就发生在这些政客身上。在朝谈纲纪严明,在野就胡作非为,使出种种有违条例的手段,如非法张挂布条,非法建筑及非法集会等等。不晓得林冠英先生如何看待这些在霹州同志违反市议会条例的做法,好像与林冠英先生坚持拆除祝福海报,遵守市议会条例的做法有着不一样的立场,还是林冠英先生会解释说这是霹雳州的内政呢?

人民必须对民联讲一套,做一套的行为,加以鞭策,不能任由霹雳州民联议员把黑的说成白。人民必须运用同样的标准来衡量槟州民联州政府与霹雳州民联议员的做法,同一个阵线就必须坚持同一个立场,不能因执政与否来决定阵线的原则和做法。既然民联号称以民为先,那更必须强调以法治国的信念,而不应无法执政后,忘记了自己当政时的原则,做出一系列违法的举动。若说丢尽国家的颜面,要数政党的前后立场不一亦是这国家政党的耻辱,这国家没有一个执政与否都有同样的立场的政党。执政可以以法治国,在野却蛮横无理,使出种种违法的行为。这些霹雳州民联议员忘却了今日一意孤行的违法行为,正是自己执政时所坚持的法律。这一切一切足以证明了民联的政治理念不强,更证明了民联对政治操守有着掌权前后的不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