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10日星期五

吉打行动党boh LP !


吉打州行动党说问题已经解决,苏建祥说撤回民主行动党退出民联的信件,我说行动党boh LP。还记得我在上一篇文章,还赞扬行动党的勇气,不像马华在当年的马六甲毁猪事件般地懦弱,这边赞完,那边却退缩了,难道马来西亚华人在政治上就那么地boh LP吗?


还记得雪州行动党“高级行政议员”郭素沁说拆宰猪场只是其中之一,“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保留50%屋子给土著及拆庙事件(吉打拆庙事件)似乎也是行动党心中的那根刺。但是今天的再次“和好如初”,是否发出了一个明确的讯息,即民主行动党心中的那根刺已被拔出呢?若是,为何不向人民交待回教党之前的错误?还是,这撤回退出民联的决定只不过是针对拆宰猪场事件,并非之前的一切?依我看,后者居多,即吉打州州务大臣只承诺在宰猪场上寻找解决方案,而就其他事件,一概不加理会。很多马华民政的领袖炮轰民主行动党欺骗选民,我想那倒不是,毕竟它的真面目毫无保留地摆在大家眼前,任人取笑之。吉打民主行动党并没有欺骗,退出也告诉人民,撤回也告诉人民,只不过民主行动党也给了人民一个讯息,“雷声大,雨点小”,所有对非土著不公平的政策获得合理的解释吗?回教党贵为宗教政党,只要是穆斯林就可以加入回教党,无论党员是何种肤色。但是,为何坚持发展商需保留50%给土著的政策竟然是冲着种族政治来呢?从这一个政策,我不敢想象回教党是一个宗教政党,因为其政策与巫统无异,回教党只不过是民联里的另一个巫统。


吉打行动党啊,吉打行动党,就算你再有骨气,问题抛到民联中央去,你的骨气也只能是泄气!不但如此,还给全国人民笑掉大牙,何谓向党中央撤回退出民联的信件,根本人与鬼都是自家人吧!大家自己人,无须做戏啦!林吉祥亲自北上出面来周旋此矛盾,可见他是民主行动党在民联中央的最高代表。与此同时,他还做梦想着在未来的日子里,当起第一位华人副首相,退出民联不是乱了林老的如意算盘吗?信心危机就是副首相危机,两者对林吉祥来说都无异。


马来西亚华人政治无论在朝或在野,就如巫青团长凯里所言,华人与印度人都在马来人的领导下,这无论是国阵或民联都无法改变的事实,但分别是那一个阵线的华裔或印裔的发展空间比较大,明确点就是哪个阵线的华裔政治人物掌的权利稍大。但是,以目前的局势看来,在民联或国阵都好,印裔同胞在两个阵线都不讨好。不然的话,豆蔻村事件至今,似乎没有一位民联的印裔议员出来主持公道,而国阵的沙米大叔肯定暗爽。槟州第二副首长还指责其印裔兄弟的错误,看来很难有人可以为我们的印裔同胞说话了,就算有一个第二副首长又如何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