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4日星期一

极端公务员是国阵负资产


“被指发表“种族论”的国家干训局副总监哈敏胡先(Hamim Husin),今日向警方报案,声称本身的言论遭到记者错误诠释。

令人惊讶的是,哈敏胡先今午是在土著权威组织青年团长阿曼阿查哈(Arman Azha Abu Hanifah)的陪同下,到冼都警察局报案。”摘自《当今大马》网上新闻

国家干训局副总监哈敏胡先声称遭到记者的错误诠释,但是他却在被全民标签为“种族极端主义”的土著权益委员会成员的陪同下,到冼都警局报警。这一种做法无疑是告诉全民,哈敏胡先根本就是一个与种族极端主义挂钩的人,他让土权委员会人士陪同也明确且公开地告诉全民,他们正在捍卫其所谓的“权益”。

哈敏胡先在土权会人士的陪同下,抵达警局报案,又声称记者错误报导。这样的戏码就是告诉人们,我心在捍卫土著权益,但却为了脱罪,而指责记者错误报导。这样的做法又何必呢?既然有心作为民族英雄,应该无惧任何的挑战,就算赔上个人的名誉得失,都无需退缩。何必去报案呢?何必为了脱罪,而让错误推卸给别人呢?

Si Mata Sepet 和Si Botol的言论简直对其他族群是一种非常不礼貌的形容词,而且有其侮辱性。内阁不可就此发表文告,或是通过部长说明“很遗憾”,相反地,应该采取严厉的行动,对这些发表种族不雅或侮辱性言论的公务员采取严厉的行动,甚至以法令提控之。人民从来不会在国阵政府和公务员之间划一条直线,更不会认为公务员发表的言论无关国阵政策。国阵政府就算倒台,公务员还是保着其饭碗。不过,一旦公务员犯错,人民归咎的还是执政的国阵。因此,国阵政府应该对付这些种族极端的公务员,绝不妥协于如此野蛮的嚣张,让人民知道国阵政府正式向种族主义宣战。首相纳吉的“不妥协”言论不该是一种安抚的动作,反之更应该付诸行动。
公务员不该再是铁饭碗,这种破坏国家社会安宁的错误,该立即开除,也让他可以“名正言顺”地加入土权会。政府过于“恩宠”公务员,只会让国阵政府的表现受到影响和破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