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26日星期六

回教国不再叫座




在强打“回教国”下,马华是否可以赢得更多的华裔选票?从丁能补选成绩看来,马华强调回教国,无论大小讲座,回教国的课题绝对不离马华领袖的演讲主轴,但是这样的论调是否真的可以达到效果呢?事实上,影响微乎极微,甚至不获华裔选民的青睐。90年代,回教国课题的确获得华裔选民的认同,但这论调已经无法在这个年代发挥效应,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马华一直套在回教党身上的种种回教法太遥远了。虽说回教党部分基层领袖一直口出保守的言论,如禁酒和男女分开做的做法,但在现阶段,没有直接影响人民的生活。




华裔选民认为,国阵的施政已经剥夺了过去53年的公平和自由,那是实实在在的事实;相反地,马华现今所强调的回教国课题是一项充满未知数的未来;况且在回教党执政下,也许会变得更好,也可能变得更差,而华裔就是一群宁愿相信未知数,宁愿拿今天赌明天的族群,华裔有拼搏精神,也因此造就了他们愿意搏一搏的情况出现。



马华至今为止,若一再地利用“回教法”打击回教党的话,而一直回避他们真正的敌人-“民主行动党”,那是一项吃力不讨好的工作。行动党利用“华教”和“公平社会”,两大华裔选民最关注的课题来打击马华,而马华却以成绩来抵消这些攻势,但请问这些所谓的成绩是否可以抵消行动党的打击呢?答案肯定是不行。这不是说马华做得不够,而是在华裔选民的心中,尤其是新一代的华裔选民,这一切都不足够,马华做得再多,都是不够,也做得不好。因此,在华裔选民如此的心态下,马华是否应该换一个策略去回击行动党呢?




马华在政治策略上,选择打击回教党,回避行动党的攻势,甚至忘记了公正党。在这样的情况下,马华已经不晓得在大选的时候,真正面对的敌人是行动党还是回教党。在大选的时候,马华多数议席是面对行动党和公正党。因此,马华不能在打击行动党或公正党的时候,利用回教法来打击他们。因为行动党会告诉选民,“马华过去54年在卖花”;公正党会说“马华没有照顾华裔,失去塑造一个公平的社会”,这两大亮点直接点中华裔选民对马华的看法,而马华在面对行动党或公正党的时候,强打“回教法”,似乎无法击中这两大党,而行动党和公正党两党对回教党的压制,似乎可以把“回教课题”给骗了过去。虽说马华一直认为回教党会在民联执政后,力压两大政党,成为民联的领头羊,但在华裔选民现有的认知中,这可能性就好比回教国的课题,可能性微乎极微,甚至是不可能。同时,马华强打回教国课题,也会让回教党来个回马枪,说道“马华反回教”;在这样的情况下,回教国课题击不到对手,反而伤了自己,马来选票也许“冻过水”。



马华必须厘清华裔选民的心态,方重新制定策略,非以政治人物的领略来灌输政治意识不高的华裔选民,什么是可能发生的。在政治上,政治人物站在17楼,非政治人物站在第5楼,你要站在5楼的如何去看到站在17楼的风景呢?就算你要如何形容第17楼的风景,站在第5楼的人都只能想像,而无法领略第17楼的风景,也质疑这17楼真的有这样的风景吗?因此,马华不要一直告诉人家如何17楼会怎样,因为马华现在已经没有能力影响别人相信他的话了,这是现在马华应该相信的事实。




至于该化解现有的政治劣势,马华应该强打民联在各州属执政的种种害民政策,把现有看得到的事实告诉选民,推出新闻报导的支持和种种数据,直接击中要害,让民联无法回避课题,必须就现在真正发生的事情,去做出解释。马华应该从5楼的风景去打击民联,这样站在5楼的选民才可以从自己看得到的风景去了解民联的错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