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23日星期四

戴宋谷错了吗?


戴不戴宋谷,看来一直都成为朝野政党开战的课题之一。在官方活动,戴宋谷是一套规定的官服,甚至有些准备受封勋衔的贵族人士,更不惜快快地给自己准备一套配有宋谷的官服穿穿,好让自己进宫受封。这些受封人士的眼中,“丹斯里”或“拿督”头衔比所谓的被同化来得重要,更不计较什么马来化等等的言论。


除了Baju Istiadat外,州议会和国会的议长官服也配有宋谷。当时,民联的议员执政几个州属后,免不了需要穿上官服,尤其是被改朝换代前的霹雳州和现在的雪兰莪州,都由行动党的非土著议员出任议长,难免时常看到他们戴宋谷。也因为如此,他们常常被敌对阵线的马华讥笑讽刺,毕竟行动党当年曾经就曾任马青总团长拿督斯里纪永辉戴宋谷的一张照片,大事渲染,说拿督斯里纪永辉是“出卖民族的马青总团长”等等不堪入耳的言论,在新街场大选期间打击拿督斯里纪永辉,令后者兵败给行动党的陈国伟。





那些曾经在308大选前,衮衮辩才如邓章钦,倪可敏和陈国伟不是大义凛染地批评戴宋谷是侵犯文化自由
,甚至杯葛一切要戴宋谷出席的官方活动,也批评马华议员戴宋谷是向马来霸权屈服等等令马华议员无法抬头的言论。这些言论意犹在耳,但这边却看到当政的行动党议员邓章钦戴宋谷,坐在议长的椅子上,实足是换了个位子,换了一个脑袋似的。

邓章钦在野时,曾批评马华议员戴宋谷是向马来霸权屈服;在朝后,他说“戴宋谷是不希望把政权拱手让人”。此话真的有意思,证明高谈伟大论见的行动党新贵也会有说话不算话的时候!好啦,这里是从在野的变成在朝的,也换了个位子,就换了个脑袋。那砂劳越那里呢?今天黄和联及张建仁等人在砂劳越州议会仍是在野的议员,他们坚持不穿官服,不戴宋谷。黄和联面对马华的讥讽和友党回教党的抨击,就跑出来说为了不浪费公,所以选择穿大衣出席等等的谬论。


说白就是不要浪费嘛!那到了某年的时候,若砂劳越民联真的意想不到地绊倒砂州国阵的时候,当起在朝的议员时,是否还会那一句“不要浪费公帑呢?”





在这件事情上,黄和联最好不要把事情越抹越黑,若说穿官服是浪费公帑的,那霹雳州曾经的行动党议员和雪州一干人等的民联议员,还有行动党议员占大多数的槟城州议会,这些在各州的行动党同志高高兴兴地穿着官服,不就是变成黄和联口中的“浪费公帑”了吗?





没有人质疑戴宋谷是向马来霸权屈服,也没有人反对行动党议员当官后穿官服,戴宋谷,毕竟这是一套官服,俗点说是一套制服。行动党得到人民的委托,获得了执政权,没有人会质疑,但就是因为行动党把话说过了头,好像断定自己不会有执政的一天,不会有戴宋谷的一天,才让敌对阵线穷追猛打当年行动党口里的“侵犯文化自由”和“屈服马来霸权”的言论!而如今,黄和联又把话说在前头,前车之鉴,黄和联还是少说两句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