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29日星期三

民联在"TAK BERSIH ”下当政府





净选盟发起的Bersih 游行集会,从原本单纯的“纯洁的选举”请愿行动,演变成一个与共产主义有关,列黄色净选盟衣服为非法物品,甚至出动法令捉拿派发或被怀疑与净选盟有关系的一干人等。




净选盟的真正目的是为了一场公平的选举吗?那倒不全然,也许该说完全不是那么地一回事。净选盟所号召的大集会是政治斗争的一部分。净选盟曾在308大选前举办BERSIN 1.0的大集会,也搞到警察捉人,人心惶惶的局面,最后他们在过后举办的308大选执政5州,进而否决了国阵在国会三分之二多数议席的优势。




这一次的BERSIH 2.0,民联已经打出,“只要再干净一点,民联就执政中央”的伟大治国理念。显然的,民联想要利用走上街头,对政府施压,政府不堪施压,或该说维持国家和社会秩序,人民的作息不受影响下,必定会对这些净选盟人士或民联支持者使用镇压手段,媒体对这边捉一个议员,那边捉一个穿黄色衣服者大事报导,这将成为变相的为政府带来负面的印象,让民联变成悲情的一方。民联人士清楚地知道在第13届大选,以他们逐渐滑落的势气,难以撼动国阵的江山。因此,民联除了借用净选盟的大动作,来打击国阵之外,更重要的是提高民联众将士之士气,唤醒人民对他们的支持,可谓是一箭三雕。





净选盟的号召,不是一场单纯的为了一个公平的选举。相反地,它是一场为了民联执政中央的政治手段。现有的选举制度,已经让民联执政4个州属和否决了国阵在国会的三分之二优势。若此大选制度是有问题的话,国阵大可以轻松地过关,无须让两线制逐渐成形。









说到这里,我又想起了2008年大选期间,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领军攻打槟城州,他曾经在选举委员会取消“墨汁投票”措施后,向媒体放话,“不承认大选成绩”。但是,308大选成绩出炉后,行动党赢得了槟州政权,而林冠英也是全国最快宣誓就职,担任州政府的领导人。又是换了椅子,换了脑袋的趣事!若民联议员认为大选制度是不BERSIH的,请不要在不BERSIH的制度下当选,应当觉得羞愧,立刻辞职下台!





明显的,只有民联可以执政中央,那一套大选的机制才是最BERSIH的,这就是民联所希望得到的结果。警方于全国接受超过800份的投报,要求政府阻止净选盟的大集会举行。面对7月9日,吉隆坡市区已成了不安定的地区。旅游业必定首当其冲,接下来便是在吉隆坡工作的人士及商业机构,营业必定成了问题。


民联支持者说,为了国家的未来,商家必须有所牺牲。但是,这些人士并没有考虑到,人民最重要的是当下的肚子填得饱,国家的未来不是他们最大的考量。最为有趣的是,有人建议把BERSIH移师到民联执政的州属,吉兰丹若不够繁荣,不如在雪兰莪或槟城州去,看看那里的州政府愿意支持这样的行动吗?还是像雪州政府把大集会搬到室内体育馆去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