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11日星期二

行动党:职位衡量分量?

马华副总会长颜炳寿针对“吉兰丹州政府坚持实施伊斯兰刑事法”,挑战行动党总秘书林冠英辩论,题目为“行动党如何阻止伊斯兰党实行伊斯兰刑事法”。



过了一个星期后,行动党于星期一晚召开会议,针对颜炳寿的挑战给予回应。从行动党的回应看来,行动党“不敢”接受有关挑战。行动党建议修改辩题,再来便是对颜炳寿的攻击。











首先,让我们先看看行动党对颜炳寿的攻击。行动党说颜炳寿不够格与林冠英辩论,并非马华最高领导人,甚至不是一名民选国会议员。但环看308大选后,辩论潮的盛行,有三场辩论赛是国人瞩目的,计有公正党安华对上巫统沙比里,巫统凯里对垒伊斯兰党胡桑及行动党林冠英对垒民政党许子根。









公正党安华对上巫统的沙比里,一位是前副首相兼公正党的实权领袖,另一位则是时任新闻部长。论党职,我们可以说安华在公正党什么都不是吗?显然地,我们不可以。因为大家都知道安华才是公正党的大当家,地位如党魁。因此,在安华对上沙比里上,安华不是下放自己的党地位,接受沙比里的挑战吗?















至于凯里与胡桑的交量,凯里当时只不过是一名巫青团的副团长,但当时仍然是伊斯兰党的副主席的胡桑不计党职的高低,让这场举世瞩目的辩论顺利展开。我们可别忘了胡桑除了是时任伊斯兰党的副主席,更是吉兰丹州行政议员,对上只是拥有国会议员身份的凯里,不是给足了凯里面子吗?









再来,林冠英挑战许子根辩论土地弊案问题,以一州之长的身份挑战一位在大选中一败涂地的前首长许子根,当时的许子根完全没有在国会占一席之地,也没有被委任为上议员。更何况他只不过是秘书长,论党职,林冠英还不够格挑战身为党魁的许子根。为何当时的林冠英愿意降貴紆尊,自动地挑战许子根?无他,因为林冠英认为当时的辩题有利于他,所以他愿意放下其尊贵的身躯,不计较官职和党职,誓要在许子根的身上,找到自己作为第一任行动党首席部长的光彩。
依然记得1991年,林冠英贵为社青团团长,也是与时任马青团总秘书翁诗杰为“马华和行动党,谁是政治寄生虫”的辩题,以三语展开辩论。当时的林冠英不计身份,以一团之长挑战敌对政党的秘书,可惜今日换了位子,换了脑袋。







行动党在面对颜炳寿挑战辩论的课题上,选择了逃避和以另一种人身攻击的方式,来回应别人的邀请,行动党的政治原则是否经历了308大选政治海啸后,选择以党职和官职来衡量一个人的分量。作为自称捍卫言论开放和民主自由的政党,在槟州这里言论自由广场的林冠英,却在言论开放和民主自由下,为自由辩论设下许多“言论自由的限制”。







行动党应该保留自己在308大选前的政治肚量,不计党职,不计官职,堂堂正正地走到橙皮书前,向华社交待,如何阻止伊斯兰党实行回教刑事法,或许更贴切的是行动党如何让伊斯兰党放弃伊斯兰法,毕竟这是关乎国家和人民的未来,作为伊斯兰党盟友的行动党应该有勇气出面解释其盟党的政治理念。






(*纯属个人意见,不代表任何一方的立场)


*此文章以《林冠英逃避颜炳寿?》的题目出现在2011年10月18日的《东方日报》专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