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24日星期一

伊斯兰法-照妖镜


伊斯兰刑事法的课题燃烧,犹如一面照妖镜。除了看出马华与民政,甚至是行动党的面具,也可看透马来西亚现有两大最有影响力的联盟在面对课题矛盾,立场不同的事件上,所采取的行动党和融合度。

马华此时此刻一直咬着“伊斯兰刑事法”来胳肢行动党,不外乎是找到了可以打击行动党的死穴。伊斯兰党想要争取马来选民的选票,不惜行动党的同盟之情,发表“坚持要实施伊斯兰刑事法”的言论。1999年大选,行动党与回教党联盟,成立“替代阵线”,欲一心想推到国阵政府,但最后因为回教党发表建立回教国的言论,而在大选中惨遭惨败,从此宣布退出提阵,与回教党划清界限。

2008年,行动党再次地与公正党和伊斯兰党(前称回教党)联盟,组成民联,也就共同执政理念,撰写成“橙皮书”。不过,至今为止,橙皮书是否涵盖了三党的最终政治理念和施政方案,没有人敢写包单,尤其是当伊斯兰刑事法成了行动党和伊斯兰党的矛盾,外加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的支持,让公正党内的华裔议员和行动党众议员顿时抬不起头说话。

2011年的今天,再看回1999年的大选,当初行动党的勇气和愤慨,面对入主布城只差一步之遥,还真的能大声说退出民联吗?事实上,我们已经意识到了民联与国阵这两大阵线,其实都是在同一种操作方式下共存。伊斯兰党需要行动党的华裔选票,行动党需要伊斯兰党的马来选票。

橙皮书是民联三党的共识象征。虽然行动党一直把橙皮书当成护身符,但安华的谈话和伊斯兰党的政治理念似乎不把橙皮书看在眼里。行动党可说无奈地必须与伊斯兰党站在一起,尝了执政的甜头,可能如当年般地潇洒走一回吗?眼看这是改朝换代的好时机,行动党吉祥叔会放弃担任副首相的难得机会吗?

当民联协调伊斯兰刑事法的高层会议后,我们看见了吉祥叔坐在一旁无奈地让安华一个人面对媒体,与平常挺胸收腹威风气势判若两人,相信吉祥叔当下的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为国为民,能屈能伸”,“拜相称臣,咫尺之遥,忍!”

林冠英说若橙皮书内提及伊斯兰刑事法,全体行动党高层辞职谢罪;马华与民政则说若巫统坚持实施回教刑事法的话,两党将与巫统绝交,不惜退出国阵。三大华基政党对伊斯兰刑事法的反对,果真是马来西亚非穆斯林的福气。但,两大阵线的盟友却有不同的回应,巫统要马华和民政稍安毋躁,毕竟巫统都没说要实施回教刑事法;相反地,行动党的两大盟友-伊斯兰党“欢迎”行动党退出民联,而公正党却噤若寒蝉,公正党内部的华裔议员也不敢声援行动党的同僚,可见国阵与民联对伊斯兰回教刑事法的反应,有着很大的区别,也显见两大阵营的政治理念与共识发展去到怎样的一个程度。

文章刊登于2011年10月23日《光华日报》异言堂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