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22日星期四

茫茫长路,马华怎么走?


马华前路茫茫,身在执政集团,却在内阁之中,没有一席之地。就算有一席之地,也绝对不是主导政策的其中一方。马华作为以华裔支持为政治生存价值的政党,马华必须以华社的利益为大前提,而马华未来领袖的首要条件,是必须获得华社的基本认同和接受。

纵观马华一字排开的领袖当中,我们的领袖给予华社的印象,莫过于姿态高,缺乏民族使命感,更对国家的愿景,停顿在完美政府、完美国家的框架内。马华领袖认为只有在内阁体制内,才能发挥政治责任和政治价值。马华对于对抗式的政治诉求,采取抗拒的态度,选择逃避和批评。最为重要的是,马华无法撇开为政府背书的观感和形象,马华必须以人民利益为前提,重新定位马华在国阵大家庭内的存在价值和意义。倘若达不到预期的基本任务底线的话,入阁又有何意义?倒不如重新思考退出国阵的可能性,再寻找另一个政治出路。

因此,马华领袖今天所该做的是,凝聚除了巫统以外的政党,以这股力量,为马来西亚少数民族,包括华裔、印裔、东马土著和原住民们,在政治上寻找突破,可别忘了非马来人占这国家总人口近百分之四十。若不是如此的话,华裔和印裔同胞的问题不会解决,其他被忽略的民族更是完全无法获得公平的对待。此外,马华必须与巫统探讨,拿回操控关乎华裔政策主导的主动权,而非在关乎华裔的权益上,由Atas说了算。

马华应该回到创党初期的人民经营模式,抛开传统华团和华商就是代表华社的观念。马华应该重新寻找地方上的华团或宗教组织,以地方性的团体作为华社代表性的论述。传统的全国华团与华商有其代表性,但却不全面,更不彻底。

马华由上而下的观念,不仅发生在党内,也发生在对华社的态度上。因此,马华必须放下清高的身段。马华必须勇于对过去的政治失责道歉。马华不该一再以众人皆醉,唯我独醒的态度,面对华社。就算再有更多的网络抹黑、谎话连篇、再有更多的缺乏事实根据,也无法否定一个事实,我们逃离政治,因为政治就是说服和影响。当一个政党无法影响或说服别人时,我们必须承认我们失败了。

党工方面,马华必须在策略研究局、组织和宣传工作上,重新拟定一个革新方面,大破大立地改革,否则的话,在面对外来政治新概念和思维下,马华将落入人后,无法与时并进。马华必须吸纳思维和策略运用专业的青年才俊,为党的策略、组织和宣传工作上,找出新的一套政治论述和套路,而不是将政治停顿在纸张上,以公务员模式完成工作,但内容缺乏政治策略

马华党内权力的斗争,导致马华面对人才外流的问题。多阶级的斗争,让有志于加入马华的年轻人,避而远之。此外,那些在党内被排挤的领袖,也因为郁郁不得志,而选择淡出马华或投靠另一个政党。

马华是一个超过60年的老牌政党,政党的生存,仰赖于年轻力量的加入。然而,在过去的传统中,马华与在野党的差别,莫过于派遣妇女或年轻才俊去当黑区的炮灰。往往党内的年轻才俊或妇女参政,都是粉刷马华女权参政和给予年轻人机会的表面功夫。

老牌政党,没有新的政治思维,没有新的活力,更没有前瞻性的套路,马华注定需要更长的恢复期,而未来的领袖若看不透局势,那恢复期将会更长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