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14日星期三

黄伟益的愚昧

黄伟益这号人物,的确是行动党里另一个类似丘光耀的争议人物。黄伟益与丘光耀有些不同,他曾经是一名州议员,过去的大选升级为国会议员。目前依然还是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的政治秘书,但据说将在9月杪卸任,以应付马拉松式国会会议。

黄伟益有着强硬的作风,他自认很凶,所以他说新政治秘书的首要条件要比他凶。从黄伟益的谈话,不免让隆雪华堂执行长陈亚才点中了一个事实,那就是行动党至今,依然无法摆脱自己过往的角色,从一个反对党的框框内,跳进一个执政党的框架,尤其是槟州首长政治秘书是一个在朝官职。

为何要凶?“凶”的目的何在?是为了对抗政敌?人民?还是那些不中听的批评?作为执政党,应是以执政成绩来回击政敌的攻击,但对于善意的批评,抑或是普罗老百姓的指责,应要有聆听的雅量。

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的一席话,是每一位从政者该有的思维,即“要有过滤赞美的智慧,也要有接受批评的雅量”。陈亚才于《台湾民主:未完成的计划》论坛总结环节时警惕,林冠英应小心,勿如陈水扁般炒作民粹。他也批评林冠英的“乌巴鸟”是党政不分的杰作。

黄伟益护主心切,但其论述缺乏内容,东拉西扯,为林冠英歌功颂德。恰恰黄伟益的言论,完全证明陈亚才的一番言论非虚。黄伟益的愚昧,让自己栽进一个笑话。为了应付陈亚才善意的提醒,黄伟益选择以“凶”的方式来回应。这种做法不但无法赢得自身党内人士的共鸣,甚至不获人民的支持。

黄伟益的论调中,表明只有槟城人可以批评槟城政府(笔者是槟城人),而来自雪州的陈亚才没有这样的权利。黄伟益认为陈亚才与505  大选期间跑出来派钱的吴春水无异,他似乎将所有批评“槟城神明”的人士,画了一条非常清晰的线条,批我者为敌,赞我者为友。

这类的思维,将会让行动党面对独霸的现象,也将更容易让行动党跌入“绝对权利,绝对霸权”的陷阱内。当一个政党拥有绝对的人民拥护时,他们将以庞大的人民力量,作为其“胡作非为”的后盾,而过于迷信政党的人士,将在不自觉的情况下,变相加强这股力量的庞大。

民粹主义所主张的不就是大众的裁决就是正义,他们鼓吹革命道德高于法律程序,而这恰恰符合了黄伟益的论述,槟城人“欢喜就好”,党政不分又如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