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8日星期日

安顺赢了,马华输了?

民政党在安顺取胜了,马华的日子并不好过!除了自家党员嘲笑马华不敢上阵武吉牛汝莪,断送证明华裔选票回流的机会之外,外人也认为民政党如今的士气和党誉比马华更高。

民政党之所以可以赢得安顺补选,除了必须归功于马袖强的勇敢之外,更必须承认一点,安顺选区是混合选区,自然比华裔选民占74%的武吉牛汝莪国会选区更具胜望。从2008年开始,华裔反风强盛是众所周知的。暂且不论马华放弃竞选武吉牛汝莪是否正确,但若说拿武吉牛汝莪和安顺作比较的话,的确有些不公。

武吉牛汝莪是槟州境内的国会选区,而且还是一个城市化的选区,再加上前任国会议员卡巴星的声望,马华要胜选的机率,简直是不可能。既然胜选的机会不存在,那么是否会输到连按柜金都丢了呢?这里必须提醒看官们,马华在505大选时,曾在两个分别坐落于槟岛和大山脚的州议席上,痛失按柜金,这可是马华,乃至国阵史上头一遭。

好了,槟州子民对行动党的支持,是否可以与霹雳州的子民相提评论呢?首先,霹雳州是国阵掌权的州属,槟州则是民联执政,资源掌握方面,国阵成员党—民政党在安顺选区占了一定的优势,而马华在武吉牛汝莪有优势吗?

槟州民政党和马华连续两届吃光蛋,霹雳州民政党和马华可不同,民政党在2008年大选还收获1个国会议员,而马华更是收获3个国会议员和1个州议员;至于2013年大选,民政党粒颗无收,马华则剩下11州。相较之下,民政党和马华在霹雳州的政治势力还算勉强有个基本盘,而槟州呢?事实证明,与霹雳州选民比较之下,槟州选民是不容易改变的。

任何人认为槟州武吉牛汝莪国会选区补选可以让马华证明华裔选票回流的话,那是政治理论上的说辞,看看505大选的武吉牛汝莪国会选区大选成绩,再比较与补选成绩,外加低投票率,马华是存在着失去按柜金的风险。

一个输掉按柜金的马华,对于一个欲重振旗鼓的政党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耻辱,也许党内又有不同的说辞,廖中莱的龙椅分分钟又动摇了,马华内部可能又来一场大龙凤,不是吗?竞选武吉牛汝莪既不会换得民政党在安顺所获得的胜利,更不会得到更丰盛的收获,马华是否有必要冒着“失去按柜金”的风险,去接这一个关乎“所谓马华尊严”的挑战呢?

民政党这一次胜了安顺,除了马袖强,更多的是民政党的政治文化,他们有派系,但他们会将党利益置于这一切之上 。虽然偶尔会看到火花,但当大家信仰的民主过程一过,各就各位,为民政党对抗外敌,枪支对外,不分邓章耀和马袖强。马华呢?无论今日在朝的,或曾经在朝的,都离不开相互公开臭骂的文化,这等文化何以能与民政党相比呢?

谈到入阁,坊间都认为民政党比马华更有分量入阁,此话怎说啊?因为一场安顺补选,就断定马华比民政党更有分量吗?安顺选民投的是国阵候选人,而且还是一名将会出任部长的候选人。整体而言,华裔选票的回流证明华裔需要短期的发展,需要短期的华裔部长,为何说短期呢?因为没有人能断定华社的回流趋势会维持到下一届大选。

马华早期的确没有入阁的条件,因为那只是几个华团领袖和马华领袖表演的戏码,制造华社要求华基政党入阁的烟幕。如今,政治时局和环境已改变,伊斯兰刑事法的威胁,安顺补选再加上加影小区域的华裔选票回流,多多少少证明华裔选票是可能回流的,在这一个可能性下,民政党入阁已经是等首相宣布的事情了,马华难道还因为“可能获分一个部长”而不入阁吗?

505大选至今已经1年多了,当时前马华总会长蔡细历的不入阁决定,相信已经让华社看到弊端 (这也是丹斯里蔡细历所“希望看到”的),甚至包括505大选后的种族和宗教气焰的日益嚣张,马华和民政党入阁是否会缓和马来西亚的种族和宗教紧张气氛呢?这依然还是个未知数。但相较于2月份的时机比较,不得不承认,这是马来西亚政治、种族和宗教环境最坏的时刻,也是马华和民政党入阁的最好时机!


然而,倘若首相果真只是为马华保留1个部长职的话,党内是否会有另一场风波呢?当然,这可能性不太高,毕竟马华应该至少获得2个部长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