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1日星期日

安顺补选—505大选后的大马政治转捩点

安顺国会议席补选落幕,国阵候选人,也是民政党全国主席马袖强以238张多数票胜了这场补选。落败的行动党候选人黛安娜一开始的气势,并没有让她走到最后。

早在两个星期前,我曾在《中国报》发表《美女刺客可胜地头熟男》,分析了种种黛安娜的优势,直认为马袖强这一场补选只能说是为尊严而战。但,我也提到若黛安娜没有犯下任何错误的话,行动党应该可以轻骑过关。

好了,马袖强胜了,是什么让民政党全国主席扭转劣势?又是什么让黛安娜败走麦城呢?

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提到三大原因,即投票率下跌,部长论及候选人因素。

投票率下跌的确是行动党的致命伤,除了在城市工作的游子不回来投票之外,也一并无法影响他们的年长长辈支持火箭党。行动党早前提出的免费载送游子回乡投票的策略无法奏效,而行动党也早已预料到低投票率是行动党的死穴,所以在投票前几天,已开始呼吁外来选民回乡投票,更利用马袖强的“外来者论”尝试刺激外坡选民。

然而,选票已证明了这一切,外坡选民不回乡,火箭升不了天,而行动党必须对此进行反省,为何在505大选买机票都要回乡投票的游子,这一次却对行动党的呼吁无动于衷呢?对改朝换代意兴阑珊?认为这一次补选不能改变大局?

再来,便是部长论。当游子选民不回乡投票后,老家江东父老的投票倾向少了“改变”的元素,多了一份“发展”的考虑。首相纳吉承诺,若马袖强当选,将委任他出任部长职。暂且不论安顺是否建大学,单单一个安顺人出任部长职,或多或少影响了一些选民的决定。

但可以肯定地是,这并不是绝对。2008年和2013年大选,多少部长和副部长落马,大家都清楚不过。这个年代的选民,还在乎部长与否吗?如果林冠英承认部长论影响大部分的选票的话,那也表示他承认选民开始趋向于认同发展牌,重返2004年前的选民思维,而这对行动党来说,未来的路将会是坎坷的。

林冠英还说,选民对巫统的暴力政治却步,这只是顺便掴巫统一巴掌的言论。2013年大选,广大华裔选民对执政党喊出的“要稳定,不要乱”不屑一顾,甚至不会对巫统的513种族冲突论却步,你认为今天的华裔还会担心巫统的暴力政治吗?

好了,谈到候选人因素,我们将不得不谈种族。年轻不是问题,看看多少位行动党年轻领袖在2008年,大约与现在的黛安娜同龄,他们都纷纷当选了国会议员,还继续地出任第二届国会议员。因此,候选人的种族是最大的考量,别告诉我说什么“超越种族,不分你我”的说法,我们认同这种说法,不意味着安顺各族选民认同。

一个不支持伊刑法的马来年轻女性,她的形象标志着新一代的马来女性。好了,这个形象在保守的安顺马来社区获得青睐吗?对于较为年轻的游子选民来说,她肯定是首选,但对于长久居住在平静的安顺甘榜,黛安娜的马来人形象无法发挥最大的效果,这也反映行动党的策略失败。无论如何,黛安娜还是以马来人的优势,小幅度拉低国阵华裔候选人的选票,进而从505大选的25%得票,推高3%,至28%。

对于黛安娜个人来说,犯下最致命的错误是前言不对后语。这里没有人会对其母亲曾加入土权或黛安娜本身曾参与土权会员登记工作,而产生不满或放弃支持她。但是,黛安娜在这起事件上的摇摆不定,连《当今大马》也以“flip-flop”形容黛安娜时,可见其杀伤力之大。一开始说其母不曾加入土权,但随后却承认其母加入土权,而且当她回应媒体关于她协助其母处理会员登记工作时,她的态度极为嚣张,仿佛在“说谎”的错误之中,不知悔改,硬撑下去。

恰恰地,这一个“说谎”的形象,让黛安娜的选情急转直下,一个不诚实的人,无论在哪个领域,都会让人对说谎者大打折扣。“说谎”的形象已经完全地破坏了一个年轻、漂亮和女性参政的优势,再加上她的应变能力不如之前应付“比基尼”事件,来得成熟和自信,导致她为“土权”付出惨痛的代价。

此外,若说华裔无法接受除了华人以外的行动党候选人,这说法也不成立。因为在2008年大选,马袖强就是输在行动党印裔候选人的手上。相反地,华裔最大的忧心,不外乎是伊斯兰刑事法。黛安娜的保证无法让华裔选民相信她不会在国会支持伊刑法,华裔选民甚至无法认同民联在处理伊刑法和雪州圣经遭没收事件上的手法,这也是对行动党无法兑现505大选前宣言的警钟,从而让华裔选票从505大选的85%得票,跌至70%,回流国阵高达一倍。不仅如此,印裔选票也从61%跌至50%。

对于国阵来说,华裔选票及印裔选票各自回流15%和11%,足以抵消马来选票微跌3%。当投票率偏低的时候,还可以看到华裔选票和印裔选票回流,足以证明这个趋势是非常地明显的。

正如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所说的,每个族群的投票率都下降,这也不意味着所有缺席投票的选民都会把票投给黛安娜,但可以确定地是,游子回乡投票对行动党较为有利,而行动党也绝不会赢得比505大选时,所获得7千余张多数票那般好的成绩。

安顺补选过了,所传达给朝野双方的讯息非常地明显。这是一个政治拉锯战的时代,没有一个政党特别占尽优势,行动党的自满断送江山,民政党的哀兵上阵,获得了人民给予的一个机会。民联目前所面对的问题是,如何在改朝换代不成下,寻找新的政治语言。

至于国阵方面,马袖强的胜选,再加上马华的入阁,看来整个国家的种族权利分享将会重新回到原有的政治模式,即从失衡摆正。这对纳吉和国阵,甚至是华社来说,将在505大选后,带来新的政治整合,把非穆斯林从“边缘”中拉回主流,而那些种族和宗教极端分子的市场可能相对地变小许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