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19日星期四

《中国报》霆院声声:行動黨以薄紗遮掩尷尬

雪州巫統議員撤回“探討落實伊刑法可行性”的動議后,整件事情本應宣告落幕。但某時評作者的論點,觸動了行動黨敏感的神經線,畢竟,楊巧雙批准辯論動議的做法,引起華社一片嘩然。楊議長的決定絕對存在著政治考量,因為民聯各黨以不同政黨旗幟競選,勝利后才組成政府,顯而易見,這是一個聯合政府。
 聯合政府內存在著視伊刑法為終極目標的伊斯蘭黨,無論楊巧雙批准與否,都存在兩難局面。由于反對黨是清一色的巫統穆斯林議員,若楊議長不批准,他們會如何看待雪州民聯的穆斯林議員呢?當楊議長批准,民聯穆斯林州議員自然地不再遭受巫統質疑,但肯定的,行動黨需自個兒承擔一切罵名。
 好了,行動黨如何面對來勢洶洶的批評呢?行動黨以所謂偉大的民主論述為該黨和楊巧雙開脫,組織一系列的宣傳和媒體管道,捧楊巧雙為“中立的議長”或“超越政黨”等等。這些說辭也僅僅是用民主薄紗來遮掩行動黨的尷尬。
 今年4月,巫統黨籍的登嘉樓議長拒絕伊斯蘭黨州議員提出的伊刑法動議,但今天的行動黨議長卻批准辯論伊刑法動議。那么我們是否該譴責登州議長不尊重民主,反而必須褒獎行動黨議長尊重民主呢?
 民主精神的基本原則是“少數服從多數”,那我們是否要放棄捍衛少數族群的利益呢?顯然的,在這種動搖國本的關鍵課題上,行動黨將所謂的民主原則置于政治現實上,這是令人意外的。
沉醉民主精神之中
 行動黨大力吹捧“超越政黨的偉大”,但他們完全沒有回應該時評作者所提及的問題。依據州議會內的穆斯林議員人數,一旦打開了探討落實伊刑法的大門,行動黨和楊巧雙要如何在雪州阻止落實伊刑法的法案?顯然的,雪州行動黨是無力阻止的,因為行動黨仍沉醉在偉大的民主精神之中。
 無論如何,行動黨或馬華/民政黨都好,在伊刑法課題上,都難免必須面對左右為難、前后夾攻的局面。伊刑法的課題,行動黨說始作俑者是巫統,但伊斯蘭黨由始至終沒有這個想法嗎?行動黨的說法只是為了掩飾民聯的矛盾,進而把華社的怒火投擲在巫統身上,但無助于化解伊斯蘭黨對伊刑法的堅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