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日星期四

伊刑法最后一里路的嘴脸


国阵政府允许伊斯兰党在国会提呈关于伊刑法的私人法案,导致国阵非穆斯林政党和华社一片哗然。纵观整件事情的发展,可以窥探出巫统一党独大,将没有获得内阁同意的决定,先斩后奏地让路给伊斯兰党全国主席哈迪阿旺在国会提呈其私人法案。

这一个私人法案的威力可是非同小可,除了让2008年大选后成立的民联给瓦解之外,现在也导致国阵成员党之间的关系受影响。

伊刑法私人法案不仅让人们看到朝野政党的真面目,也让人们意识到非穆斯林,尤其是华人在此项课题上的态度。

伊刑法私人法案课题延烧后,国阵成员党三党党魁异口同声地指出,若10月份通过此项法案的话,他们义无反顾地辞去部长职。东马国阵成员党也开声反对,并警告可能导致东西马分家。

看看伊刑法的威力,可想而知它对整个马来西亚的影响程度有多严重。然而,部分人民还是认为这是政治伎俩,那是无关痛痒的小事情。

课题发酵至今,网民的留言不外乎是认为这一个课题是为了转移视线,即让一马发展公司债务问题暂时退下媒体的镁光灯。这种看法是有根据的,毕竟各大媒体都把报章版位大幅度地转让给伊刑法的课题。

但是,这不意味着我们就无需理会伊刑法课题。事实上,一马发展公司是短暂性课题,就如2008年爆发的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课题。然而,时过境迁,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如今却成了赚钱的工具。当然,说一马发展公司将为政府赚钱,仍是言之过早,而我们也不能将一马发展公司课题抛掷脑后。

至于伊刑法,却是一项影响深远,政治、经济和文化皆受影响的课题,它将影响世世代代的马来西亚人,动摇马来西亚的立国之本。即使未来真的更换政府,一马发展公司课题落幕,但通过修法落实的伊刑法将依然存在。没有一个穆斯林当家的政府敢把伊刑法给撤回,因为那是一种宗教背叛。

再来,网民似乎也不领情国阵华基政党欲辞官的做法,认为马华和民政党在表演政治秀。如今的马华和民政党即使沉默不语,也被讥为唯唯诺诺;但若要硬起来向巫统说不,这些网民又吹毛求疵,说三道四,批评演戏等。

行动党批评马华和民政党不敢退出国阵,但事实上,马华、民政和国大党却敢为伊刑法负责,一旦无法阻止伊刑法的通过,三党党魁愿意退出内阁,不参与国家政府行政。

对于伊刑法,行动党也曾不顾反对党势力大减和流失马来选票的疑虑,坚持与伊斯兰党划清界限,退出民联。然而,在政府行政方面,行动党却没有比国阵三大党更有勇气,因为行动党依然参与雪州政府,与伊斯兰党和公正党共同执政雪州。

有人说雪州子民在2013年选择民联执政,所以行动党被迫与伊斯兰党成立联合政府,履行选民当年的委托。若此说法成立,那么全国选民在2013年选择国阵这个政治大联盟执政,那么是否意味着马华、民政党和国大党都必须履行选民的委托,不退出内阁呢?

有人也说倘若行动党退出雪州政府,那么雪州政府将倒台,其实也未必。行动党大可效仿2013年后不入阁的马华,不参与政府事务,不与伊斯兰党合作,但选择亲民联或公正党领导的雪州政府,那么雪州政权易手的课题就不存在了,但行动党愿意吗?还是恋战权位?


事实上,政治本是如此,无论您把任何一个政党在任何一个政治考量,他们都把那一套原则套在别人身上,但从不会把口中的原则作自我约束之用。不仅仅是政客如此,即使今天的选民亦是如此,只因大家都选边站,不愿意承认自己的不足,只看到异己的不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