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7日星期五

伊刑法是巫统和伊党的救命草


伊刑法真的来了,而且还差最后一个关闸,这一个守了那么多年的伊刑法的缺口就这样给打开了!

已故前吉兰丹州州务大臣聂阿兹办不到的事情,伊党主席哈迪阿旺办到了,而这不是说明哈迪阿旺很能干,只能说哈迪阿旺捉住了最好的时机,乘虚而入。

为何过去的巫统愿意坚持马来西亚的多元世俗呢?如今却选择放弃国阵成员党的集体声音,而与伊斯兰党拥抱呢?

过去的巫统有马华、民政和印度国大党,如今他们还是有马华、民政党和印度国大党,但是这些非穆斯林政党的背后却没有大部分的民意,换句话说,他们没有掌握大部分的国会议席,更悲哀地是,他们也没有掌握大部分的州议席。即使伊斯兰刑事法在各州州议会寻求通过也好,非穆斯林政党都无能为力。

1999年大选,巫统内部分裂,马来人基本上分成挺马哈迪和挺“烈火莫熄”,但非穆斯林选票则非常明显地支持国阵,让巫统可以顺利保住政权。

然而,2013年大选之后,正当巫统处于弱势,巫统大家长纳吉丑闻缠身之际,其友党无法真正地发挥协助巫统稳定政权的角色,毕竟三个政党的国会议席也不过是13个国会议席。伊党除了拥有16个国会议席之外,其政治角色对巫统来说,有一定的价值。

巫统此时此刻需要的是敌人的相助,而其历史上最强大的敌人正是伊斯兰党。成功拉拢伊党,已等同获得国会近一半的议席,即222个国会议席当中的102(两个原属巫统的席位悬空)个国会议席。他俩兄弟再拉拢至少10名国会议员,他们就可以获得超过一半国会议员的支持,而恰恰穆斯林国会议员有超过130位,他们在宗教教义上,是有义务支持伊刑法。

伊党的政治角色即是该党能让公正党有所顾忌,再来就是他们有能力一举击败诚信党。由此看来,巫统宁可开罪国阵成员党,也要助伊党一臂之力,而这也说明了伊党在政治意义上,是巫统重要的棋子。

伊党需要巫统的唯一人情,就是让该党在国会殿堂,成功拿到“通关证”,好让该党在吉兰丹州落实伊刑法。

失去超过85%华裔选民和超过一半的印度选民的选票,巫统已经是义无反顾,更甚地是,即使马华和民政党反对伊刑事,也无法提出有说服力的理由,尤其是在政治基础上。

巫统一直认为华裔选民曾毫无顾忌地支持伊党,那么也说明了华裔选民并不抗拒伊刑法。因为对于巫统来说,唯一可以让华裔选民拒绝伊党的,莫过于伊党坚持落实伊刑法,进而把马来西亚伊斯兰化。然而2013年大选,大部分华裔选民都支持了伊党,换句话说,华裔选民也支持伊斯兰刑事法,虽然我们都认为支持伊党并不意味着支持伊刑法。

非穆斯林选民此时此刻肯定大骂民政马华,但事实上,我们不能要求一个遭受我们唾弃的政党,来捍卫我们的权益。当我们用选票否决他们所提出的候选人时,就意味着我们不需要他们,也否定他们可以协助华人。

否定一个人的当儿,却要他为你办事,社会现实不容许我们这么做,难道利益当头的现实政治会如此地包容吗?我们断不可能要求一个我们不相信的人去执行那么重要的事情,而让我们相信的人只站在一旁拍手旁观!

总括而论,弱势的巫统和分裂的伊党需要的救命符是伊刑法,伊党需要伊刑法打击诚信党和公正党,而巫统则需要依靠伊刑法的力量,与伊党取得一定的政治默契,进而打倒公正党和马哈迪。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