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19日星期日

反对党惨败双补选的三大原因


 大港和江沙双补选结束,国阵以超高的多数票,即27倍和6.4倍多数票,击败诚信党和伊党。反对党支持者和希盟领袖皆认为国阵能以高票数胜出,不外乎是因为三角战,投票率低和地方课题重于全国课题。

三角战问题早已出现,4月举行的砂州补选就是一个证明。三角战的问题在每一个选区,都会因为区域政治,而导致出现三角战。东马的三角战不仅仅是公正党与行动党的不协调,相反地,在来届大选,东马的区域反对党也可能插上一脚,就如2013年大选冒出来的革新党。

回到半岛,伊党和希盟的关系不会因为此次的补选而有所改变,即使有“避免三角战”的声音出现,但伊党和诚信党分别在江沙和大港各有斩获,断不可能轻易地认为自己失去影响力。在大港,诚信党赢了伊党707票,攀上第二高票,但在江沙,伊党却比诚信党多出801票。因此,两党的实力其实不相伯仲,而 这个难题也让公正党陷入两难。此外,公正党不积极辅选的态度,也让很多反对党的马来选票不集中,进而导致诚信党仅能取得华裔选民支持,但拿不到非常明显的马来选票。

再来,就是投票率低的问题。看看过去505大选的高投票率,大港是88%,而江沙则是84.1%。但这一次的补选,大港仅有74%,而江沙则是71%。好了,大港的投票率少了14%,而江沙则是13.1%。若是依据现有的总选民人数的话,那么大港少了5997名选民投票,而江沙则是4316选民。

作简单的假设,在三角战的情况之下,即使是投票率与2013年大选一样的话,国阵依然还是赢家,但若是一对一的战情,反对党要击败国阵,必须假设反对党在大港缺席投票的5997名选民中,获得70%的支持率,而江沙则必须至少获得4316名当中的74%。否则的话,反对党要一举轻易击败国阵,也是不乐观的。

最后,便是地方课题重于全国课题。补选是一场讲究“糖果”的选战,而且国阵也理解选区所着重的课题,用对策略是国阵击败反对党的主要原因。若说一马发展公司和26亿令吉的课题无法左右选民的情绪,这尚是言之过早,毕竟这不是一场可以改朝换代的选战,选民不会以此作为考虑。

但是,倘若反对党没有更好的课题,让他们保温选民寻求改变的情绪直到来届大选的话,那么一马发展公司和26亿令吉课题将会如消费税般,在不久的将来,必成为一个无法获得选民共鸣的课题。然而,国阵成员党将因伊刑法课题,以不同的诠释方式,寻求选民的支持。马华和民政党要求选民壮大华裔在朝力量,无疑获得华裔选民的认同,毕竟行动党在2013年大选所获得的支持,并没有很有效地让华裔受到保障。

行动党在此次补选的目标是要让国阵的得票不过半,但事实上,国阵的得票率不但过半,而且在华裔选民占大多数的投票站,都有明显增加的趋势。江沙方面,国阵拿下最大的华人投票站,一洗2013年大选的颓势。大港位于反对党执政的州属,华裔选票从2013年大选的25%增加至40%,虽然华裔选票还是输给诚信党,但华裔大幅度的回流足以协助国阵大胜。


两场补选带出很多政治讯息,无论是国阵或反对党,他们都会从各个角度来分析选情和战绩,以期找出最有效的政治策略来拟定来届大选的战略,而公正党却也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即左右逢源,与希盟同在,但却也与伊斯兰党保持良好关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