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22日星期四

马华•拉曼•行动党


新政府在2019年财政预算案,拨款可以给拉曼大学学院的拨款剧减,从过去最少的3千万令吉锐减至550万令吉。

1969年,也是513种族冲突事件爆发的同一年,马华创立拉曼学院,其创立的原意是协助无法入读本地大学的学子,尤其是华裔生,而不能入读的原因除了是过去的国立大学种族固打制之外,还包括国文拿不到优等(Credit),而大学先修班(Form 6)或大学预科班(Matrikulasi)没办法录取,拉曼学院则不存在此问题。

部分网民认为政治应该跟教育分开,事实上行政管理都是归学者在管理。至于所谓的马华所有,也仅仅是拉曼大学学院理事会和信托局由马华领袖领导。

马华在过去半世纪,行使执政党的方便,获得政府拨款,以一对一的方式资助学子和拉曼。如今马华不在执政联盟,是事实,所以因为在野,马华就该放弃拉曼?过去,政治若真的与教育分开,从拉曼毕业的数十万毕业生如何能获得比其他私立大学学费更便宜?如何成为华社首选的私立大专呢?

林财长要求拉曼与马华切割,这是过河拆桥的做法,也是硬生生强摘人家经营半个世纪的果实。即使今天的马华不是执政党,要求他们分开,也是一种为政治牺牲教育的做法,这是不道德的政治报复。拉曼毕业生如行动党诸公若口出此言,也算是因为在马华曾身为执政党的便利上,而获得好处后,一脚踢开的无义之举。

拉曼大学学院若调涨学费,是折衷的做法,也是失去拉曼优势的最后一步棋,而这做法不会苦了马华和拉曼,大不了就与Segi、Inti 、Sunway和Nilai College 并排成真正的“高等”学府,但深受其害的是华裔子弟,而大部分在籍学生的家长或拉曼毕业生,大部分都是新政府的支持者,而行动党的狭窄心胸,报复政敌,但深受其害的是新政府支持者。

纵观林财长和张副部长的论述,就只是政治报复。在课题发酵之后,完全不提华裔子弟的升学问题。若减少拨款,拉曼欲调涨学费,而作为政府重要成员的行动党若可以保障华裔学子入读国立大学不会面对问题,完全以成绩作为入读条件,得到理想科系;不会发生大学先修班不录取国文不获优等的学子,抑或让他们一边念大学先修班,一边重考国文;非土著入读大学预科班的人数提高,而不是象征性施舍的10%;Mara开放给非土著的话,那华裔子弟就不会深造无门。

马华过去争取到的拉曼拨款,行动党如今给不到;那么行动党应该做马华过去做不到的,即从教育体制下手。即使把拉曼变成国立学府,也不会受政府土著优先的政策政策影响,而这是行动党该做的,而非在为从教育体制改革前,动手破坏华裔过去半世纪向往的升学管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