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25日星期日

尚未回神的反对党

第十四届全国大选结束以后,时评人、政治人物、乃至全国老百姓,尤其是华裔选民,沉浸在胜利的喜悦当中,质疑国阵的能力,看衰马华无法东山再起。然而,喜悦的氛围没有停留很久,甜蜜的感觉更是瞬间结束。

喜悦和甜蜜的消失来得比预期更快,但这不意味着马华或民政党,甚至在野的反对党看到重返权利核心的机会。选民对希望联盟,尤其是行动党的不满,还未为马华带来支持,这是马华领导层必须认清楚的现实,绝不能自我感觉良好。

教育部正副部长的表现、原产业部长的作为、财政部长的狭隘思维和首相敦马的言论施政,让选民开始质疑509大选的决定是否正确,甚至萌生更换政府的正确性。网民对国阵政府的印象是贪污,而对希望联盟政府的评价是无能。

仅仅半年的时间,网民在社交媒体对行动党的监督更为犀利,批评的留言淹没了行动党,让过去坐拥网络话语权的行动党招架不住,而一些深红支持者一直为行动党说项,但也遭到网民连番炮弹地攻坚。

但有一点必须注意的,网民的炮轰隆隆仅仅对准希望联盟领袖的言论和政策,但若国阵反对党议员或马华领袖对同一个课题发表言论时,网民却不卖账,甚至言语调侃。由此可见,网民对昔日国阵领袖仍有所保留,对国阵过去执政时期的施政、言论和丑闻,仍然难以释怀。

沦为反对党后的国阵或昔日国阵成员党,并没有很快地从挫败中站起来,而作为反对党的最大政党巫统,目前看似党内处于不稳定的状态,不仅仅是他们还未习惯成为反对党;相反地,该党内部存在着两把声音,而这一个情况与当年在野的公正党一样,即以党主席阿末扎希为首的挺伊派,另一派则是以党署理主席莫哈末哈山、柔佛州前州务大臣卡立诺丁和党主席败选人凯里为主,即反对走种族主义路线,并强调巫统欲重返执政,不能失去非马来人的支持。

此外,巫统数位主要领袖仍然官司缠身,随时有入狱受刑的可能,而这也造就了巫统处于风雨飘渺。巫统面对内忧外患,还有土团党敦马的政治盘算追击,巫统是否能站得住脚,还是一个未知数。

至于作为反对党阵营唯一的华基政党-马华,三语能力极佳的马华总会长魏家祥在国会殿堂的辩才和表现,可算是可圈可点。然而,马华欲靠魏家祥一人救全党,却是不容易的,毕竟马华过去的口碑是民生服务,选民印象不仅是对马华整体印象,也包括地方领袖的形象认同;马华如今想从草根服务转型成行动党过去的政治路线,只怕选民接受度不高。

马华如今要做的工作并非只是走着行动党曾经走过的路;相反地,马华要发挥自己的优势,整顿组织网络、启动地方耕耘、中央策略到位等,才能让马华在三管齐下,重新得到选民的认同。马华需要栽培更多的政治明星,尤其是年轻的新鲜面孔,除了可以站出台面的三语能力佳和说话技巧了得的政治新星,也要栽培有能力主导网络话语权的一班网络舆论领袖 ( Opinion Leader),网络是攻坚策略必备的武器。

马华不能想要一步登天,必须给自己至少10年的时间去作出变化,尤其是在沿用60年以上的政党模式,是否符合时宜。马华从2008年大选后喊改革,经历3任总会长、直到10年后的今天,马华的改革没有得到最好的效果,反而是把该党改革成反对党。

因此,马华需要的不是改革,而是大破大立的改变。除了从原有的根基作出改变之外,更应该增添设立作为一个反对党应该有的党内机制,无论是遵从正规的政党政治,抑或是大选竞选手法需要的攻坚策略,马华都必须同步进行,而这就是所谓的中央政策到位。

对于一个执行民主制度的国家来说,没有一个国家的政府会完全地得到人民的支持,更没有一个政府是不需要反对党的监督。即使马来西亚今天的反对党阵营是人民唾弃的政治联盟,但他们始终是民主制度中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而反对党应早日走出落败的阴霾,重拾监督政府的使命,才能看到执政的希望,尝试走捷径、日夜想着以非选举方式,返回执政舞台,都是不必要,且浪费时间。

-En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