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28日星期一

不为特大肤浅


最近,我们都在争论这是谁的特大,是为了蔡细历而开的特大,或是总会长行使总会长权利的特大?!有人说若把这一个特大形容为为蔡细历而开的特大是肤浅的,那怎么才算不肤浅呢?


今天的特大无论是谁召开,都是为了一个人而开,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这一个特大可说是总会长行使总会长权利的特大,也可说是应920(证实一位签名者非中央代表)或808(符合资格的特大召开同意书)位中央代表而要求召开的特大,它依然是为了解决蔡细历医生的党籍问题的特大,保守说是为了蔡细历医生党籍的特大,但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并非如此地单纯。


挺蔡派有说这是为了对翁总领导表现而召开的特大。若说这一个特大的目的是成立的,是否可说这一个特大是没有关系到蔡细历医生;若是没有关系到蔡细历医生,为何还要把其党籍和党职列入提案之一呢?!挺蔡派大可大大方方地只是提出一个提案,即对翁诗杰投以不信任票。若翁诗杰真的被投以不信任票,以翁诗杰的性格,他必定为了自己的政治原则,鞠躬下台;届时,挺蔡派要恢复谁的党籍和党职都无所谓。但是,蔡细历就无法当上代总会长,因为无法及时恢复党职。


今天,这一个特大是双方同意下召开的特大,不能把此特大归纳为谁的特大。因为若翁诗杰不行使总会长的权利,挺蔡派也一样会以三分之一中央代表的同意书来要求召开特大。因此,若把特大归纳为任何一方的特大,那是真的太肤浅了!相反地,召开这一个特大的目的是为了谁?为了翁诗杰?还是蔡细历?5项提案的提出已经充分地显示出这一个特大的真正目的,这一个特大是为何事而开!不要睁眼说瞎话地说这已蔡细历无关;若无关,请不要在蔡细历被开除后,说要召开特大!


此外,挺蔡派也说这些921名中央代表是基于不满翁诗杰利用纪委会和会长理事会的权利来开除蔡细历,不满整个党失去控制,完全掌控于当权派的手中。其实,依据整个中委会的人数,票选中委多于受委中委,若说受委中委是翁诗杰的人,那这些票选中委又是谁的人呢?我们可有想过这些中委何以因为翁诗杰的霸权,而选择支持翁诗杰?难道又是所谓的肤浅?他们可是中央代表在1018党选中选出来的中央委员,这些票选中委都有着强劲的民意基础,方能中选为中央代表。我们必须承认当今所谓的当权派都是拥有深厚的民意支持,断不能像某位博客所说的基层与中央的对决,更没有所谓的中央特大或基层特大之说!

5 条评论:

吴启聪 说...

(纯属讨论,无心冒犯)

第一点,特大是“因为”蔡细历而开,而不是“为了”蔡细历而开。人们是针对蔡细历被开除的不正当性,才支持召开特大;而不是“为了”支持蔡细历才支持召开特大。你说特大是“为了”一个人而开,那是对号入座了。

第二点,特大既然是针对蔡细历被开除的不正当性而开,那么议题自然以蔡细历被开除为主,至于翁诗杰的不信任动议只是附加上去的配角,试问又如何能本末倒置?须知现在并不是意气之争。

第三点,挺蔡派已经明确说明:“特大是冲着蔡细历被开除党籍而来”,并不曾表示“与蔡细历无关”。双特大确确实实地被分开“宣布”召开了,921代表联署宣布召开了一次,总会长自行宣布召开了一次,总共宣布召开了两次,在总秘书那里可是白纸黑字记录在案的,又怎能说“不能把此特大归纳为谁的特大。”?挺蔡派是在分开讨论还未达成协议的双特大,并非讨论已达成协议的单特大。

第四点,我最近在大众书局买了一本叫做《透视308》的书,刚开始在书局翻翻前面几页的时候,我觉得很不错,就花了28元买下它。拿回家再慢慢看后,越来越觉得不对路,到了最后甚至还有想要退钱的冲动,只可惜大众书局不可能会给我这种权力,不过马华党章和特大议程就难说。(难道你真的相信921代表全部都是蔡细历的忠实支持者?鹰犬?狗腿子?)

纯粹讨论,切勿伤了和气!

細水長流 说...

有理由,我顶你,拔牙佬。

林恩霆 说...

启聪,

我们是朋友,感谢你顾及友情而在讨论之前后,都附上“纯属讨论,无心冒犯”及“纯粹讨论,切勿伤了和气”的字眼,证明你在乎咱们的友情,希望不是我自作多情,哈哈...

你所说的,我都理解,但并非完全接受。有些道理,因为立场各异而变得不一,这是我们都必须明白的。无论如何,感谢你分享,让我了解你的想法。至于那一本透视308,我也买了一本,有那么地烂吗?

吴启聪 说...

派系的不同虽然很无奈,但朋友依然还是朋友。

老实说,关于《透视308》我还真的有点想骂你,之前是看了你的博才对这本书有兴趣的。

前面还可以,后面一大堆乱七八糟不知所谓的个人“心路里程”,看了想吐。

林恩霆 说...

启聪,

哎哟,无所谓啦!就算是烂作一本,也给你一个机会去学习什么是烂作,届时才会珍惜杰作啊!不要骂啦,看见<透视308>,就想到我,不是更好吗?!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