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5日星期二

无奈借部落客放话

最近的新马华风气,破除传统,沿用新管道来抒发己见。马华领袖开始关注部落客在存在,部落客是马华新的生命体,它扮演着多种角色,可以替代报章的专栏或出自记者手笔的新闻,甚至可以是相互交流看法的平台。不但如此,部落客们更能借用个人部落格畅谈天下事或生活上的琐事,没有约束感,无需向任何人负责,更不会面对“投篮”的问题。

上述所提都是身为部落客或大众可以预见的事情。但是,部落客或部落格也成为了一种新的政治武器。话说翁诗杰邀约众部落客喝下午茶交流,内容免不了涉及党务,毕竟出席者都是马华同志或关心马华之士。部落客是靠“电脑”和“网络”起家,因此将如此重大茶会记录在案,与众读者分享是在所难免的。当然,我们已经认同了部落客有发表意见的自由。因此,针对一件事情的对错,褒贬自当是任由部落客们自我拿捏,任何人都没有权利去干涉。

翁诗杰与众部落客的茶聚,显然地褒贬参半。众所周知,茶聚之后,出席的部落客都有在各自的部落格发表看法及描述当时的情况,更少不了劲爆性的内容。故此,马华某位“抄袭领袖”也有样学样,又使出“抄袭”的看家本领,与部落客聊起党务来,“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借刀杀人”来抨击他人。若出错,又可以推搪说是部落客自行诠释的错误,好像之前一直发生的“都是记者的错”。但是,这位“抄袭领袖”显然地没有与众多部落客分享其想法,也因为如此,我们会发现内容前后出现多个版本,到底是否有说过“挺蔡灭翁”呢?还是林前辈自我诠释的错误?只是可以确定地是“抄袭领袖”至今没有否认过。

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地是,“抄袭领袖”无法接受翁诗杰,但可以接受蔡细历医生。我们可以从这一个说法做出探讨,翁诗杰乃部长,而且还是交通部部长,曾犯上“说走不走”的失信;蔡细历医生不是部长,也应该很难再当部长,也曾犯上“背妻偷情”的错误。蔡细历医生若当总会长,无法当部长,部长舍“抄袭领袖”取谁呢?“抄袭领袖”的道德观也需有所探讨,不守诺言无法被接受,但“偷情”者可被接受。我不想去否定他的道德价值观,也不想拿翁蔡二人的道德行为作个比较,只是道德观是因人而异的,因此看官们也会有自己的一套准绳。


3 条评论:

thunderkajang 说...

这个当然,道德观是因人、因时和因条件而定的,据博客们和老翁喝完茶后揭露他对老蔡表露的那种惺惺相惜,相逢恨晚的心情,我们无须质疑。

邱家金讲过的抄袭论,也被阁下抄袭来引用于他人身上,孺子可教!只是可惜邱老话到唇边留半句,没有教阁下一句话,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于其人之身。” 可惜,可惜!

香槟 说...

那些部落客,大部分都是反翁的。
聚餐只是门面而已,偏见已根深蒂固,不必介怀他们的评论。

发问问题的是他们,问党争的也是他们,最后却说翁只顾谈党争没有解决方案。解铃还需系铃人,童子军幼稚喜欢胡闹喜欢争名夺利你能怎样啊..

阿武叔 Uncle Boo 说...

回香槟,你知道大部份出席的部落客都是反翁的,算你是有识之士。

老翁当然也知道,而他依然赴会,这点也证明他是有胆识之士,值得钦佩。

我是赴会的部落客之一,也自认是反翁部落客之一,翁总当天以笑容面对,我反觉得皇者风范由此而生。

我出席过翁总的几次交流会,这一次与部落客交流,我印象深刻的几点,一,态度有很大的改变,收敛了很多;二,回应一些问题依然绕大圈,回应某些问题却开始爽直果敢,有进步;三,话题的确只顾谈党争没有解决方案,开场白是他开始的,并非我们只问党争。而其实,我们还有许多问题没时间问。个人方面,我觉得党争或许对他烙印很深,深陷其中情有可原。

无论如何,我觉得大部份反翁部落客与翁总的交流,对翁总是一个考验,整体上他不算处理得很好,却已足够体面。虽然我不清楚,他本身如何评估这场交流会。

对於翁总在交流会上的回答,我不是很满意,但我感激。

我觉得,反翁,不一定所做一切皆反,就我本身而言,反翁,是一种对翁有要求的表现,我相信大部份的出席交流会的部落客也和我一样,其实,都希望翁总可以更好,马华可以更好。

过去对翁总的一些作为,我不敢恭维,但对未来,我祝福他,所做所为,对他对马华,都有福祉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