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9日星期六

“堂堂正正”的魏大侠



媒体自由该如何诠释?记得早些日子,《号外周刊》刊登了马华总会长翁诗杰多项不实的报导,有些至今已不攻自破了,好比翁诗杰会面许月凤,商讨过档马华一事。当时,翁诗杰对《号外周刊》刊登多项没有经过考查的新闻,更没有确凿的证据来支持有关新闻。不但如此,马华党争至今,多份中文报章一直沿用“据消息”或“党内消息”等等来报导没有经过审核的新闻。因此,今天的中文报章让人觉得报馆高层不是在报导新闻,而是在猜测新闻,比一比哪家的新闻最可靠,比比哪家报馆可以“猜中有奖”。


但是,当马华总会长翁诗杰选择以法律行动来追究《号外周刊》的不实报导时,很多媒体人喊出政治人物不尊重媒体自由的大道理,堂而皇之地力挺媒体的自由空间。不过,我们倒想知道媒体自由是否可以包容“新闻造假”的错误?!盲目地力挺新闻自由,就好比盲目地支持民主自由。若为了这一个所谓“神圣的自由”,我们放弃了追求真理和和平的真谛的话,那媒体人在这社会又该处于什么位置呢?为的是捍卫媒体自由或追求大社会的和平和真理?


今日,魏家祥打算以法律行动追究《星报》刊登马青中委谢升远质问魏家祥拥有Hijau Sekitar股权的新闻,魏家祥认为《星报》没有查证有关新闻的真实性,就刊登有关新闻是错误的。正如之前魏家祥涉嫌公报私仇地调动小学校长一事,其实政务与党务都该分开。当时的魏家祥被人认为是被冤枉的,但是就此事件,我想魏家祥也该党政分明。作为一个党内的“资深领袖”及副部长,他该清楚自己该在政务上给予合理的解释,而不该试图模糊众人的焦点,把大家引导到“政治动机”的说法去。


魏家祥既然认为谢升远的说法是不正确,也认为彭茂燊的指控是错误的。他应该全盘告知大家,让大家不随他的言论前后起舞。之前说卸下Hijau Sekitar董事经理职,以最低价格将股份卖给其他董事;但是,今天他却说否认曾说过将全部的股份卖出,看来副部长是在与媒体和社会大众玩文字游戏了,让文字来作为“前可守,后可退”的护身符。


魏家祥该解答一切与他涉及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丑闻的疑问:


一. 他与张庆信的关系,尤其是担任副部长前后,是否也曾被张庆信要求偿还私人飞机的租用费;若有,请出示证据;


二. Hijau Sekitar其他股份持有人是何人及魏副部长与他们的关系,毕竟40%的股份虽没有绝对的控制权,但还是占上不小的股份,仍然拥有说话的权利,断不能以“冬眠董事”论。不但如此,从99%的公司拥有权变成40%,但可能从掌控公司决策的最大老板变成没有决策权的“冬眠董事”吗?;


三. Hijau Sekitar除了成为张庆信公司委任于巴生西港与北港扩建工程的工程顾问,是否在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的丑闻上牵涉其中,并解释何以众说云云。


四. Hijau Sekitar有限公司董事經理黃文彬博士在Hijau Sekitar里占有多少巴仙的股份?而另一位持有人林吉祥又占了多少巴仙?请出示SURUHANJAYA SYARIKAT MALAYSIA的商业执照证明书。


魏家祥今日要喊告媒体,是否有打击媒体自由呢?还是老话一句,媒体自由的论调在什么政治人物的口里,就有不同的诠释。建议魏家祥副部长无需采取法律追究,只要您向广大群众解释您在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丑闻的角色即可,不要再玩弄文字游戏来为自己脱难。人民及党员要的是“没有隐瞒”的解释,也希望看到魏家祥副部长真的可以“堂堂正正、清清白白”的做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