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11日星期日

华团掀开朝野矛盾



华总一句“答应列席马华会长理事会”,搞得马来西亚华裔政治“动荡不安”。虽然我并不苟同华团列席马华会长理事会,但是也并不代表我认同槟州首席部长的言论。


槟州首席部长兼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说道,华总答应列席马华会长理事会,这逼使他必须检讨行动党与华总的合作关系。另一边厢,公正党则邀请华总会长方天兴共商成立一个以人民公正党和华总为首的国家政策咨询委员会的细则和草案。公正党的这一个举动是比较明智和有智慧的。与其像林冠英如此地狭隘和小气的想法,不如来个以牙还牙,让华总也加入与在野党的交流的委员会。公正党的这一种做法,除了给马华来个下马威外,也让华总陷入一个尴尬的局面,不答应也不可以。


过去多年以来,华总与其他华团都不时与马华属下的华团咨询局交流。还记得328重选前,曾经举行的马华部长与华团交流的会议吗?当时的蔡细历还因无官职在身,被廖仲莱拒以门外呢?!因此,公正党所谓的国家政策咨询委员会就是正在执行着马华华团咨询局的工作。公正党决不会像马华般,欢迎党外人士参与党领导的会议,相反地是开启另一个平台或管道,以便可以与华团领袖正面交流。



林冠英的说法让人显见他的狭隘思维,他大可设立一个华团交流委员会,也同时邀请大马各主要华团领袖的出席参与,而非出此低级的言论,检讨与华总的关系似乎太过严厉了。我相信林冠英如此地气,只不过是嫉妒华总与马华的关系可以如此毫无避忌地走得“过近”,而且还是公开且史无前例地让华团领袖列席会长理事会。此外,“列席”与“出席”的字眼全市也成了大家口水战的卖点,只是列席与出席只不过是字眼问题,相反地,更应该在乎的是这些华团领袖的出席可以为马华带来什么,又会为马华带来什么样的不方便。


与此同时,华总社会事务委员会主席张国安发表文告,反击林冠英的批评。他大力抨击林冠英态度傲慢恶劣,并且企图干预华总会务及领袖的决策在这一个问题上,华总若是处理自己总会内的会务,我想作为政党领袖的林冠英也不会干预,只是华总这一次是把自己推向政治的战场,而政治战场上无疑会成为朝野政党依据立场来抨击,这是自己拿来的。这不是单纯的华总事务,这影响了朝野政党的对抗筹码,华总让自己成为朝野政党对抗的其中一个棋子,还浑然不知。



当然,我们可以说马华和华总的出发点都是建立在华社利益之上,但是节骨眼上的是华总列席马华主要的领导层会议,这一种争议性不免地让人浑身不自在。它不是普通政党旗下的一个交流委员会,而是一个拥有决定权的政党领导层会议,而且还是党内事务的会议平台。华团无论谁当政,都必须给予支持;同样地,依据1985年《全国华团联合宣言》发表后,以董教总、雪华堂为首的十五华团,即打出超越政党,不超越政治的主张,虽不直接参与政党事务,但对政治保持一定的参与度。因此,我们不怪林冠英的生气,只怪他生气的方式有些无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