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12日星期一

马华妇女组秋后算账?



马华妇女组新任主席尤缀韬今日宣布在周美芬辞职卸任后的新妇女组阵容。名单一出,我们随即可以联想到妇女组玩起“排挤”来了,曾经支持和要求重选,以整合党内乱象的妇女组一众中委,包括当时的周美芬和今日的尤缀韬,分属廖派的曾亚英和周丽玉今天似乎在妇女组另辟一个战场,削当日挺翁派的王赛芝和陈清凉的权利。擢升王赛芝为有名无权的副主席,把原本属于王赛芝的总秘书之职交于挺廖色彩浓厚且是周美芬亲信的周丽玉,明眼人都知道“明升暗降”;陈清凉掌控组织秘书职,现在被贬为“副总秘书”,请问这不是排挤着挺翁的妇女代表吗?

拜读了阿旺兄于《马来先锋报》的文章,左批蔡细历,右赞周美芬。其实,周美芬辞职是基于压力所致,若可以选择,她宁愿大家忘记她曾经说过的话,好像当时308大选后说过不接受委任为上议员及不入阁的言论般。因此,赞美的原意要有价值,也必须适可而止。不过可以肯定地是,周美芬必定会在明年的党选再战江湖,而尤大姐也会完璧归赵。



我曾经说过,若周美芬辞职的话,妇女组的矛盾会升级,而如今看来,这一个矛盾提早来临了。因此,若王陈二人扬起旗号,出师也有名,而这一个名也是周尤所给予的。王赛芝被委为副主席的原因模糊,是因为她是霹雳州主席?但,其他州主席大有人在,如来自彭亨大州的练月圆般,何必委任一位上议员兼副部长出任无关痛痒的副主席职?曾亚英说她被委任为署理主席职,是因为她是副主席中唯一的国会议员?难道委任王赛芝出任副主席,也是因为她是唯一的副部长?

陈清凉的遭遇更可怜,从位高权重的组织秘书长贬成副总秘书,这原因又何在?不要告诉我说副总秘书的职位比组织秘书长更高,这是“名副其实”的降职!看来妇女组有必要了解总会长蔡细历的“海纳百川”的精神所在。所谓的重选整合和团结一致,向前迈进只是这些政客的门面话,骨子里还是酝酿着排除异己的戏码。



若这一场妇女组的矛盾升级的话,必定是“背叛”与“忠诚”的对决。王赛芝与陈清凉无论是晴是雨,从双十特大前直到328重选,始终如一,没有背叛翁诗杰,与翁诗杰风雨同路。相反地,今日高喊诚信的领袖,却是当时变脸快过中国四川变脸大师的高手。

马华妇女组的矛盾日益严重,再加上妇女组挺黄廖派的秋后算账,看来呼吁蔡细历别秋后算账的人士,却先来个秋后算账,难道这就是马华的政治风气?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