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19日星期一

再益饮酒“贱”?

再益饮酒被国阵大事丑化。迦玛今日早上在988的《早点说马》的节目中,询问雪州新古毛马华州议员黄冠文,有关再益手里拿着威士忌的相片是真的吗?我带着非常期待的心情去等待YB的回答,怎么知道黄冠文年说是“真的”。


回到办公室后,阅读今天《光华日报》第三版的新闻,竟然大标题说是“移花接木”。我相信并认为这是一个粗燥的移花接木的作品,而YB黄冠文竟然可以如此地“高声亮地瞎说”。再益年轻的时候,曾经饮酒是不争的事实,因为他本身亦承认这一点,但是国阵在以“道德牌”来攻击再益的时候,试问国阵的领袖又有什么道德可言呢?YB黄冠文早前说马华某领袖的DVD不会影响选民对国阵的支持,但今天的他却在节目中说道再益的饮酒事件会对民联带来影响。同是道德问题,却在同一个人,不同的政治立场下,有不同的诠释。


近日,网站流传一篇文章,说道马华总会长请假出国,将不会在提名日直到投票日出现在补选区,而这一个消息也获得马华署理总会长廖仲莱的证实。作为马华总会长,不出现在补选区又如何?既不是马华的选区,也不是马华的候选人上阵,用不着劳动马华总会长亲自出战吧?!况且,早前有人说总会长委任江作汉为马华乌雪补选竞选主任,一扫过去的传统,不把廖仲莱放在眼里,让廖派人士不是滋味。如今,从提名日开始,张张相片似乎都有廖仲莱的脸孔,这不是让这位马华老二有机会一展雄风了吗?乌雪补选,纳吉也是委派其副手领军,马华总会长委任其副手出战也是无可厚非的。难道非要说他是避嫌不成吗?正如YB黄冠文所说的,DVD根本不会冲击选情,总会长又怎么会为了这样的原因请假呢?!


国阵屡出暗招,这也许会像马华总会长三角战般,弄巧反拙。还记得那一班带口罩和绿帽子的女郎高喊不要通奸总会长的事件吗?还有金钱政治的指控等等,这一切都是某方有损毁其对手的卑劣手段,但是据说这一切都也没有达到诋毁他人的效果,反而让设计者陷入“自取灭亡”的窘境。因此,往日马华的低劣手段可以成为今日乌雪之战的借镜。若国阵继续地诬蔑对手,而提不出更有信服力的课题来赢取支持的话,国阵必定陷入令人民厌烦的地步,这样的厌烦将会化成选票,再次地教训国阵。卑劣的手段只会让人民看到了技穷和人身攻击,这会为对手带来同情票。



此外,国阵巫统一而再,再而三地抨击民联支持跨宗教对话会的课题,这样的课题是一种宗教和民族性的问题,也是一把双面刃。也许这课题可以为国阵争取马来选票,但也可能因此而失去非马来人的支持。不但如此,此课题更是往非土著政党的脸上掴一巴掌。因为不仅是公正党支持跨宗教对话会,也包括马华和民政。这一点是赢取选票的布条,也是让国阵失去选票的布条,更是让马华和民政往地里钻的布条。


国阵的竞选策略至今,给人的一种感觉便是惹人厌的卑劣手段,不谈政见,只谈多“贱”。大选或补选是政见的对抗,非比较谁比较“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