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27日星期二

热锅上的马华议员


乌雪补选尘埃落定,国阵胜出,华裔选票不回流让乌雪补选后,多了一项热门的话题。为何华裔选票不回流?这是一个令巫统领袖摸不着头脑的疑问,更是马华领袖难以接受的成绩单。



巫统领袖说要找马华领袖了解情况,马华领袖就急忙在报章上公开喊话。此外,还有一个YB说媒体偏向民联,特别要求媒体记者一定要把这言论报导出来。我在想,这位马华YB真的输到很没有风度。今天翻开报纸,他又说华裔选民爱听谎话。惨了,这样的言论怎么可以出自于一位马华的议员口中呢?!难怪行动党林吉祥说依据乌雪补选成绩,民联已经赢了新古毛州议席。坦白说,不用你林吉祥说,这位马华州议员已经把自己的政治前途给赌上了,发表这些“不经大脑”的言论,他在下届大选还能在新古毛找吃吗?若马华领袖说土著权威机构主席依布拉欣的种族言论是在为国阵赶走华裔选票的话,马华新古毛州议员也是在赶票。



马华领袖尝试把责任推到土著权威机构主席及曾发表种族言论的巫统领袖身上。总会长蔡细历归咎马华区会纠纷,但是这就是真正的原因吗?华裔选票不回流,把责任推到依布拉欣的身上,说他种族主义的言论在赶票,但又不见得赶走印裔选票?反而这位甫当选的国大党国会议员卡马拉曾说自己也是PERKASA,因为他也在维护自己的族群。不过,印裔选票没有因此而跑向民联。



我们都尝试在寻找答案,为何华裔选民不支持国阵,因素很多,但更多的是马华令人失望。马华领袖的争权夺利,翻脸不认人,无情的斗争;马华在政府实施各政策的立场不明确,好像都在摇尾巴;马华领袖在关乎华裔的课题上,始终没有在不公平的政策上取得突破。黄燕燕在乌雪被武吉公满居民死缠烂打时,所使出的处理手法真的很粗燥,让人看见了黄燕燕身为部长,自摆在神台上,完全不可被侵犯和有少许的霸道。黄燕燕忘了今日的官位是劳勿人民所给予的,她当天的语气实在令劳勿选民伤透了心。



一个马华州议员和一个马华国会议员,已经彻底地把马华议员向来良好的服务品牌给典当了。试问还有哪个选民愿意给马华所派出的候选人一个机会呢?

5 条评论:

PoliBug | 波力拔克 说...

恩霆兄所言甚是,我们真该回想一下,除了独中统考成绩终于可申请PTPTN之外,过去一年半来马华到底曾为华社及社会大众做了甚么?

林恩霆 说...

波力兄,教育拨款直接汇到华小董事部也是过去马华在一年半所努力的成果。不仅是如此,还有马华终于摆脱PKFZ的多年纠缠,一次过厘清过去马华交通部长的恶梦;首个政党召开跨越宗教的交流会;协助无法进入本地大学的学子通过希望基金会,以便宜的学费进入私立学院就读,甚至无心向学的年轻人可以通过TRAIN计划在本地的各职业训练中心学习手艺等等。这就是过去一年半的马华所做的东西,也许看自己的好外,也要看别人的好。

瓜登补选,华裔选票回归国阵;此次乌雪补选,华裔不支持国阵,看来统考生可以申请PTPTN也没有获得华社多大的认同,否则的话,乌雪的华裔选票不会比308大选还低。

因此,我们真的需要检讨了。

Serene 说...

恩霆,

謝謝你拿出這么大的勇氣來說真話。坦白說我是不會投馬华一票, 原因的確就像你所說的, 况且冰凍三尺, 非一日之寒。

很感謝你所報導的每次都是那么確實與公正, 希望你能保持公正與善良的心。

This is in fact an excellent article, straight to the point. Well done.

朱刚明 (Chu Kong Ming) 说...

马华自308后就一撅不振,主要是‘内部不稳定’所造成的。一闹就两年,还未有‘稳定’的迹象,刚解决了党争,却突然来个補选,怎不‘兵慌马乱’呢?说句公道话,我们应该给现有领导一个机会去先整顿党务及人事布局等后才再对所谓的‘当权派’穷追猛打吧!

丘仲尼 说...

恩霆,乌雪补选华人票回不回归?仲尼一样好奇,还“鸡婆”的在补选前及补选后,亲自到乌雪选区现场观察,收据一手资料。

以下为仲尼认为华人票不回归的数项因素:

(1)308败阵后,马华的新古毛区州议员“天公仔”黄冠文及各华人新村的联邦村长,悉数以“反对党”人士自居,整天讲自己是反对党没有权力,要村民有事找民联议员或民联村长处理。

(2)黄冠文目中无人(连马华中央高层领袖如总财政陈财和、雪州主席林祥才、副总会长黄燕燕、署理总会长廖仲莱、马青总团长魏家祥等都对他大摇头),他自己要做雪州的”反对党“议员不做事,也不喜欢别人做事,问他选情如何,他一口说赢定,单靠马来票就赢,管他华人票回不回归。
(3)黄冠文领导的乌雪区会组织像一盘散沙,各支会主席自立山头,狗咬狗骨。马华吉兰丹州联委会派出10名助选员在陈永生领导下,要协助BUKIT BERUNTUNG四马华支会展开选战工作,反而遭不礼貌对待,这四名支会主席还勇敢的在巫统丹州主席MUSTAFA MOHD面前大打出手,劳动邓诗汉和陈永生做”和事佬“劝架。结果,丹州马华工作队”英雄无用武之地“只早提前回家。
(4)总会长蔡CD委任江作汉做总指挥,江黑脸好像鲜少出现在乌雪,害马华群龙无首,各自为政,江黑脸就连投票日都陪伴吡州苏丹,不到现场拉票打气,怎样做总指挥?
(5)马华经历18个月中央领袖党争,下面的基层党员也一样分帮分派,再加上总会长蔡CD个人形象污点,许多党员(特别是妇女组)都不敢穿国阵T恤出席活动和拉票。多数马华党员以蔡CD总会长为耻,躲在家里不出来协助国阵,一些还偷偷支持民联。
(6)民联(行动党和公正党)拥有太多国、州议员,每天在华人新村展开大型拉票活动,在气势上将群龙无首的马华压到谷底。
(7)马华缺欠国阵的竞选资源,特别是竞选资金更是不足(负责领养选区的正、副部长要自己顾自己),连候选人的宣传册子等宣传品都是最后3天才抵步。
(8)当地华人选民拥有“惨痛”的历史教训,对国大党的印度人做国会议员后,是否能够为他们服务没有信心。
(9)一系列对华人不利的课题,成功被民联挑起,让华人社会对巫统的某些领袖,如NOR OMAR及副首相很生气,就将怒火用在手中一票打国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