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16日星期五

海啸吹不醒巫统


国大党与巫统之间在乌雪候选人课题上的纷纷绕绕,虽说已圆满结束,但其所带来的后遗症却是影响深远。表面上看来,国大党与巫统在人选上一人让一步,即国大党属意的巴拉尼和巫统属意的慕基兰也没有获得提名,相反地是黑马跑出,国大党全国宣传主任卡马拉丹纳被双方接受为候选人。从这样的层面来看,巫统与国大党都没有占优势;但从另一个层面来看,我们可以看到巫统就是不要国大党提名的人选,只要巴拉尼不上阵,就可以证明巫统有权利左右国大党的决定。因此,胜利还是归巫统的,而国大党才是真正的输家。


巫统介入成员党的候选人遴选决定,成功左右了国大党所决定的人选定案。除了巫统是大赢家外,还有现任人力资源部部长苏巴马廉,他在党内位居副主席;倘若巴拉尼成功当选国会议员的话,依照“不明传统”,署理主席将会出任部长,而不是副主席。因此,国大党派出卡马拉丹纳的结局对苏巴马廉来说,也是一种直接性的收获。有谣传说巴拉尼将会被献议出任副部长作为安抚的动作,但是作为一党的老二,怎可能让自己党内下属当自己的老大呢?这种谣言也欠缺了合理性。




日前,马华黄冠文说国大党不应要求马华与民政支持他们要求巴拉尼上阵的决定,他说这是国大党与巫统之间的事情。其实啊,今天这样的事情可以发生在国大党的身上,也一样会发生在马华或民政党的身上。因此,不要以为这事情是国大党与巫统之间的问题,而真正该看到的是此事是发生在国阵龙头老大与成员党所擦出的火花。


不但如此,这一点可以让选民看出国阵成员党之间的合作是如此地不堪,尤其是非土著选民对此更是失望透了。巫统的霸权和欺凌没有因为308大选的政治海啸而有所醒悟,相反地,种族主义的言论和巫统对其他国阵成员党的态度更是变本加厉。因此,国阵与巫统要如何在这一场补选中为这些不利因素消毒,才是最为严峻的考验。

2 条评论:

朱刚明 (Chu Kong Ming) 说...

作为国阵成员,国大党和马华的命运都依附在巫统的一切所作所为,国大党和马华还有选择的余地吗?虽然,这起事件或许是‘巧合’或‘个案’,但已经可以以此下定论了。因此,国阵成员必需勇于向巫统说‘不’,不然国阵成员,尤其马华,不再‘独立’就是死路一条。

Daniel Wen 说...

其实啊,今天这样的事情可以发生在国大党的身上,也一样会发生在马华或民政党的身上。During the 328 party election, Dr Chua said he just want the precidency post, not the Cabinet Minister post! But, now he said, he heard some "voice", wants him to hold cabinet post! From where this "voice" came from, you know I know!

再益年轻的时候,曾经饮酒是不争的事实,因为他本身亦承认这一点,但是国阵在以“道德牌”来攻击再益的时候,试问国阵的领袖又有什么道德可言呢?Dr Chua is one of them!

...还记得那一班带口罩和绿帽子的女郎高喊不要通奸总会长的事件吗?还有金钱政治的指控等等,这一切都是某方有损毁其对手的卑劣手段,但是据说这一切都也没有达到诋毁他人的效果,反而让设计者陷入“自取灭亡”的窘境. From here we can evaluate the MCA central delegates quality, it could not compare to outsider. During the 328, MCA Central Delegates' preference dif to Public preference, this is why not only BN will lost but MCA as well!